文章目录
  1. 1. 辛弃疾
  2. 2. 周邦彦
  3. 3. 秦观
  4. 4. 苏轼
  5. 5. 晏殊
  6. 6. 姜夔
  7. 7. 吴文英
  8. 8. 晏几道
  9. 9. 史达祖
  10. 10. 柳永

闲来无事,把书柜整理了一下,这批书是跟着我从北京过来的,以前在北京买的大部分的书本科毕业时寄回武汉了,只留下了少量平时会看的,大都是诗词方面的,其实工作后看的机会就少了,它们跟着我迁徙了一千多公里,直到今天才重新回到我的眼前。

有些书,已经好久没有翻起,但是一摸到封面,就倍感亲切,好像突然就回到从前的某段场景、某个心情,书中的一个个老朋友也逐渐清晰起来。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吃完午饭就到新图一楼的西厅,一个人躲在角落的桌子边,堆上三本挑好的书就开始看,一看到有新鲜的东西马上继续到书架上找相关的书,如此一来桌上常常就堆了好高,马上收拾一下放回去,然后继续,那个时候下午一般没什么课,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如果觉得有很好的书就会去买下来,慢慢的看。

再往前,还是在家的时侯,看到一首好诗好词就背下来,然后在妹妹面前炫耀;或者是妹妹过来炫耀一首诗词,我记住几句话然后在书中一页一页地找,找到了就暗暗记住然后装做漫不经心地在她面前背起,当然妹妹也用这个办法。那个时候,我背的诗比较多,而妹妹背的词比较多。

诗这个东西是越背越没有底,刚开始以为好诗就只在手头的那本《唐诗三百首》,后来发现那只是冰山一角。随便一个名家任何一首诗都不简单,还有好多看上去不大知名的诗人也总有一些惊人之作。因为诗靠的是一种格调和气象,水平到了不容易下得来。每位诗人都有自己的阅历和风格,每首诗的背景和心境千差万别,越看我越觉得心虚,花了几年的时间光读李贺一人都没怎么弄清楚,实在不敢强求其他的了。进大学后的专业和这些八竿子打不到一块,也没有很多的时间花在诗上。

于是我的兴趣转向了词,反正就那么十几个大家,除去一些无聊的应制之作也就那么些词,由于有格律的要求,不精致的大都被淘汰了,传世的作品不多,不像诗那样浩如烟海,比较好把握。以前还经常出入一些文学类的BBS,在里面为词人的排名争得乐此不疲,无非为了表达自己的好恶,也不是说真的就有什么高下之分。下面给出的排名只是为了列举的方便,代表我此时的看法。

辛弃疾

我最喜欢稼轩不是因为所谓的“豪放派”,其实我不大能接受豪放和婉约之分,如果硬是要这么分的话,豪放派根本无法和婉约派抗衡,苏辛是自然不能算豪放派的,就连于湖、后村他们也不见得就是完全的豪放。辛词的好处就像好酒一样,极有味道,短短几句长短句能够包含无限的余味,千百年后还能激起你的心境,读稼轩词甚至不需要去了解背景,不需要展开想象,他的语句可以直达思绪,再夹杂一些贴切的典故,有时候几个字胜过千言万语,内蕴万千气象。所以稼轩词不可学,如果没有这种功底,好点的就变成堆砌典故,差的就词尽意尽了。最喜欢的稼轩词: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周邦彦

美成是绝对的大宗师,北宋词集大成者,开南宋一派,其词极其工整华丽,但又极具神力,词意轻松跳转,一字一句都操控自如。清真词是可以学的,南宋大部分词人尤其是张王一派,有时甚至是模仿,都可以成为名家,这就是大宗师的功力所在。读清真词时觉得句句珠玑,非人力可为,一句终了下一句常常是意想不到的好,毫无痕迹可寻但是放上去了又是浑然一体,常常会让人担心幸好是这个词牌,如果这个地方需要多填一个字或者少填一个字该如何是好,词这种文学形式在周邦彦手上达到了极至。

稼轩词像是本来就存在的,随手几个典故或者随口几句话都让人赞叹不已,浑然天成;而清真词像是鬼斧神工雕凿出来的,一丝一毫都非常清晰,但是常人就是无法做到。二人都像是人类难以达到的境界,我总认为是词界两座难以逾越的高峰。最喜欢的清真词: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栏久,黄芦苦竹,拟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秦观

虽然稼轩和清真词读起来常惊为天人,但一提到词,心中自然产生的一种轮廓还是少游风格的词。也许这也是大家称他为词之正宗的缘故吧。少游的词读起来总是感觉很温馨,还有一点淡淡的忧伤,不经意间就激起了某段愁绪,语言精致而优美,意境温婉而悠长,也许这就是词的感觉。最喜欢的淮海词: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苏轼

刚接触词时东坡是我最喜欢的词人,直到现在除了稼轩就数东坡词背得最多,他是诗中李白一般的人物,不过毛病也和李白一样,就是有时太过随手,虽然很多淡雅自然的作品没有炉火纯青的功力做不来,但是就词本身来说,毕竟不是长短句的诗,过于直白就没什么味道了。苏轼佳作浑然天成,比起辛周又是一番风味,虽然不是那么回味绵长,但是其超旷洒脱又是另一种境界,如果不是仅仅局限在词这一形式,东坡无人可敌,因为他是一个几百年难遇的天才。最喜欢的东坡词太多了不好选,就放上这首: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望,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晏殊

晏、欧、冯诸公的词读来比较相似,有些作品甚至没有定论到底是谁之作。三人才情相似,又都可称得上是位极人臣,词中都有一种恢弘的气象以及深刻的思考。相比之下,永叔公闲情多些,词也要艳丽一点,正中公略为局促,但是其情最深,而晏同书对人生、世界等的思考似乎更多一些,读他的词,常常要默然静悟,一下子觉得很安宁,同书词清丽悠扬,字字珠玉,读之使人心旷神怡,在这里就把他当作三人的代表放在排行榜上。最喜欢的晏词: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姜夔

清空瘦劲,这是提到白石词最自然的评价,以至于是否清空都成了一条判断诗词的标准,白石的词就像山谷的诗,独开一条蹊径,往清劲、峭拔的路子上走,其语言自然不像大晏那样平和,也不像东坡那般率直,同样是讲究炼字,和清真的唯美华丽也不一样,白石的语言比较淡、比较冷,有种洗尽铅华的感觉。有人以为姜白石有意地不走寻常路,只顾追求外在的格律不重内容,那就是大错了,白石之词最是精思,而且与其他词人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别人一般按着曲子填词,而白石的习惯是先写好词再填曲,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个作曲家,好多后世流传的词牌就是他所做。当然,如果抛开纯粹的欣赏,只是闲时读来消遣,姜词就不是很好的选择了。最喜欢的姜词: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想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吴文英

梦窗词在史上的盛名曾一度和周邦彦相提并论,我也觉得他的词是最像清真的,同样是受到清真词很大的影响,梦窗和白石好像刚好是两个极端,白石清瘦,而梦窗极其华丽浓稠,白石常常孤芳自赏,而梦窗很注意去调动读者的思绪,有点像是北宋的风气了,在运用细节使人感悟方面更甚之。当然,梦窗词的毛病就是做得过头有些晦涩了,我经常就读不大懂。最喜欢的梦窗词:

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西园日日扫林亭,依旧赏新晴。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晏几道

最易让人感动的就是小晏词了,一个贵公子流落人间,可是并没有被世俗同流合污,无论是人格上还是词中都保存着一份可贵的纯真,相信所有人、善待所有人,多愁善感、至情至性。有人批评小山词是一股洄流,把词的发展又带回了花间,相信小晏也不会在乎自己的词会对后世产生什么影响,大宗师不是他的目标,词对于小晏仅仅只是表达自己感情的手段,这样的本色词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会有很强的人缘的,就像几百年后依稀有一丝小晏影子的纳兰性德一样。最喜欢的小晏词: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史达祖

我读梅溪词比较艰难,因为市面上总是买不到他的集子,就只有自己排版打印了一本他的全集,没有注释遇到不认识的字只有自己查,还好他用的典故不是很生僻。相比读之前的艰难,读梅溪词还是很享受的,邦卿因句法独特受人称道,我常常觉得梅溪词的句法和现代人的比较接近,很好理解。史达祖的名声不好,因为他是跟着奸相混的,后人还发现他的词中“偷”这个字出现得很多,用的也很精妙,从而觉得和他的人品类似,我倒是对他的“挑菜”一词印象很深,好几首喜欢的词都有这个词,也许他本来就是普通人,留恋的是平静的生活,至于给奸相当幕僚无非也是追求好生活而已,他没有英雄的政治敏感和远见,不能对一个词人苛刻,从他的词里我看到的是对生活的热爱,可能也是他的咏物词写得好的原因。最喜欢的梅溪词:

不翦春衫愁意态。过收灯、有些寒在。小雨空帘,无人深巷,已早杏花先卖。
白发潘郎宽沈带。怕看山、忆它眉黛。草色拖裙,烟光惹鬓,常记故园挑菜。

柳永

柳永这个人比较奇怪,活着的时候非常有名,连皇帝都和他赌气,歌词流行到每一条小巷,等到词这种东西成了主流艺术后又突然变得没有名了,长期和康伯可这样的人并列,结果到了现在名气又大了起来,一直和苏轼齐名,俨然有泰山北斗之势。柳永对于词的开创之功是勿庸置疑的,几首脍炙人口之作也足可跻身大家之列,不过其词作良莠不齐,所以时常遭人诟病,这也是走通俗路线的文人避免不了的,能被大部分的人喜欢他们应该就很开心了。最喜欢的柳词: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苹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上面只列了十位词人,都只是随便点评几句,以后碰到了再仔细地写,另外还有好多喜欢的词人没有列出来,都留到以后吧。

文章目录
  1. 1. 辛弃疾
  2. 2. 周邦彦
  3. 3. 秦观
  4. 4. 苏轼
  5. 5. 晏殊
  6. 6. 姜夔
  7. 7. 吴文英
  8. 8. 晏几道
  9. 9. 史达祖
  10. 10. 柳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