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1. 1. 南京
  2. 2. 九华山

九华山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原因只是因为地藏王,尤其是他的一句话“地狱未空,誓不成佛”,这也使他成了修行佛学之人最初的偶像,大愿大悲大智大行,最先经历的阶段就是大愿。即使对佛教佛学没有什么兴趣,也一定会折服于他的恢弘大愿和慷慨无私。由于上海到九华山交通不便,不管怎么算两天都不够,于是趁中秋三天假的机会,去九华山拜谒地藏王菩萨。

南京

本来已经买好了周六直达铜陵的火车票,结果手机闹钟周末禁止的模式忘了调过来,早上五点的时候没能起床,六点半突然惊醒,发现已经错过了列车,不甘心错过这次机会,想起网上的攻略还有一条从南京走的方案,于是匆匆洗漱,背上包就走,七点四十赶到了上海站,结果所有的火车都没票了,直接到汽车站买了票直奔南京。小长假路上拥堵,到的时候已经两点多,即使赶到九华也已经天黑,于是决定在南京呆一天第二天再走,毕竟南京也是我一直向往的城市之一。

定了瑞金路上的七天,离博物院和夫子庙都很近。登记好后顾不上进房间修整,赶忙打车去南京博物院,这个四大之一的博物馆我已经向往很久了。进去后发现这里就是一个公园,和我以前去过的博物馆都不一样,也许是院子太大,以至于我刚开始弄错了主馆,在物华天宝的楼前领了票,看这个两层建筑这么小以为只是一个艺术馆,于是转向另一座楼,大书南京三年展,人潮汹涌,进去后一眼看到一个恶心的猪八戒,然后就是一些恶梦里看到的所谓艺术的东西,马上掉头就走,后来查到这里原来是中国艺术三年展,由于以后一直放在南京,就改名了,这次的主题是亚洲艺术,也许是我对现代艺术或者外国艺术太反感,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恶心不已。

转了一圈发觉先前领票那个楼可能就是主楼,问了一下工作人员展出青铜器陶器的是哪个楼,果然就是这个,于是赶紧进去。坐了一天的车一口水都还没喝,在馆里买了一瓶营养快线,慢慢地观赏。南京博物院和我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一直觉得既然是四大之一,而且又是其中仅有的有历史有文化的两座之一,应该是我之前到过的博物馆优点的综合体。但实际上感觉中和荆州博物馆比较类似,当然要胜过荆州馆不少。两个博物馆都一样相对面积比较小展品比较少,一个是六朝古都一个是先秦翘楚,其实出土文物都不少,两者的不幸一样,南京馆的珍品大部分被国民党带到了台湾,荆州的珍品大部分被湖北馆和国家博物馆收走了,很自然地两馆都认识到这一点开始走特色路线,除了漆器和简牍是荆州占优,云锦和远古丝织一个得其工艺一个得其珍稀不相伯仲以外,其他的都是南京馆要占优。不仅如此,以前逛上海博物馆最感叹的就是这里有一批绝对漂亮的东西,对历史没什么兴趣的人逛博物馆肯定不喜欢看那些远古丑陋的东西,而是喜欢历史上的艺术奇珍,到了南京馆才发现,这里的藏品除了历史以外,绝对也称得上是艺术品,而且展品脉络清晰,加上南京以及整个江苏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丝毫不会有杂乱的感觉,从这一点上看比上海博物馆还要强。也许今天看来南京博物院的藏品和奇珍可能与四大博物馆的名声不符,但我对它没有丝毫的失望。

逛完博物馆把背包放在旅馆里,轻装去夫子庙,秦淮河边人声鼎沸,这是我见过的最热闹的步行街,处处灯火辉煌,一片盛世气象,任何的小吃前面都是长长的排队。人都比较有素质,没有插队的。

在南京其实只呆了半天,但我对这里的印象不错。这里也是我去过的唯一觉得既有文化又有大城市风范的城市,比如北京满清气息太强、上海全是老外之风、武汉混乱而粗鲁,重庆盲目而浮夸,这些都是没文化的表现。而很多有文化的小城市格局又太小。综合来看,南京在城市面貌和文化上比起以上城市各有不足,但是能把两者协调好的仅此一城,南京之行,无憾矣。

九华山

中秋的早上,从南京乘汽车赶往九华山,路程四个小时,到达九华山长途客运站的时候不到十二点。买好门票,花五块钱乘九华山大巴前往九华街,路程二十分钟左右,剪好票进入景区。

九华街和五台的台怀镇一样,是一个居民区,处于山中佛寺的中间,这就给游人的住宿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当地的居民基本上都开了家庭旅馆。我来之前也是在网上找的这些家庭旅馆。之前有几个口碑比较好的店家,我一一打电话过去问,发现在节假期间涨价都非常离谱,基本是三倍以上。唯一一家聚仙楼,没怎么涨。于是和老板约好了13号到,由于在南京呆了一天,14号才到。我住下后老板比较照顾,详细指点了我游玩的路线,还比较便宜地卖给我几柱高香。

由于时间比较紧,行程必须比较赶。上山后在房间简单修整一下,一点多开始出发,乘免费班车到达凤凰松,开始爬九华山的主峰十王峰,山上有个有名的庙天台寺。看了一下时间,一点半的时候开始爬,看路牌指示,到天台寺有大约五公里。打开计步器,开始往上爬。九华山雾气缭绕,上山全是石板路,就显得有些滑,也许是今天有雨的缘故。刚开始看到九华山的石街比较浅,一步迈过两坎,最开始是一片精舍区,一面看着牌匾一面作揖礼佛,很快就人烟稀少了,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比较晚,爬山的人稍微慢一点可能就赶不上五点的班车,上山的人基本选择索道。由于我是抱着爬山拜地藏的心情,就顾不了这么多了。我爬的山并不多,想着九华还没有泰山高,估计很轻松就上去了,于是造成了体力没分配好。九华山的台阶其实比较陡,而且是一直往上,基本没有什么平路可供缓冲,这和泰山爬一阵休息一阵不一样。台阶也很不规则,都是弯弯绕绕,一级石阶往往没有脚掌宽,爬的时候小心谨慎,无形中又加大了体力的消耗。刚开始爬的太猛,看计步器到1800步的时候就觉得很累了,再加上一路上为了赶时间没有吃饭,只吃了几个小面包,现在觉得很没力气了。停下来吃了一个能量棒,调节了一下节奏,开始一步一阶慢慢爬。果然要好多了,一路上就我一个人,山上雨意越来越浓,山谷全是雾气,隐约看到山下的精舍,感觉非常好,山中的空气也非常清新,虽然一路上全是向上的台阶,基本没有平路可以停下来休息,但是也不像先前那么难受了,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天桥寺,已经过去一半了。这个寺庙就修在两峰连接处,寺前的栏杆下就是深不可测的谷底,看上去确实像是一座天桥。庙里有一群僧人在修行,没什么香火,也不是供游人来拜的,纯粹是苦修的佳境,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僧人,佛法才会长盛不衰。

经过天桥寺,内心愈发宁静,也不怎么觉得累,完全陶醉在灵山美景中,不知不觉间天上下起了小雨,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雨滴落在叶子上的声音,举目四忘,前面是路,后面是阶,左边是石,右边是雾,抬头只见如线的小雨,低头是印着脚印的石板,他们都不是为我而来,但是偏偏又都围着我,当然他们不会在乎我的存在,这样最好。

雨渐渐大了,穿上冲锋衣,给包罩上防雨罩,不一会儿就到了观音峰。这里离天台寺只有一千米,原来自己已经完成了五分之四。也许是越接近终点心态越失衡,从观音峰到拜经台只有两百多米,却让我又觉得累了。在拜经台烧了三炷香,担搁了一些时间,然后全力冲刺,终于到了天台寺,把剩下的三炷香烧了,拜完地藏,已经是三点半,也就是说上山加拜佛的过程花了两小时,除去拜佛,上山的时间在一个半小时左右。看看计步器,五千五百多步,看来一步一米,有点不可思议。在天台寺买了点豆干吃了,刚好这个时候水袋的水喝完了,又买了一瓶冰红茶。水袋里装了1.5升水,爬山的过程全部消耗了,看到还得把两升装满才对。

下山对体力的消耗就要轻很多,但是也并不简单。本来上山之前因为打篮球把膝盖撞伤了,没想到爬了山之后膝盖竟然不疼了,结果下山时这么费膝盖,也许当时凭着一股气不觉得疼,不知以后会怎样。由于台阶很陡而且非常窄,上山时还好,下山时就要小心翼翼了。这个时候最后悔的就是穿了一双V底的登山鞋,其实九华山不比五台山,上山的过程中全程石板路,并没有复杂地形,V底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还滑,遇到像九华山这种长年累月云雾缭绕的石板路,肯定会一步一滑,而且这种路一下就是连着几百阶,万一摔倒可不是好玩的,我有四次都差点摔倒,幸好调整过来了赶快站稳才没有滚下去。下山过程中看到一群居士模样的人,清一色的穿着军胶,健步如飞,恨不得跳着下去,这个时候真是羡慕啊,决心下次再爬也要穿军胶,至少也要穿双慢跑鞋。

虽然下山比较危险,还是比上山快得多,不到一个小时就下山了,赶上了四点半的班车,回到九华街,去拜了袛园寺,由于司机忘了停,没拜成月身殿,比较遗憾。

回去后赶快洗了一个澡,躺床上休息了一下。虽然房间不大,但是非常干净,还是不错的。下去逛的时候被老板叫着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出去买夜宵,以及这里的特产黄精,以前看蜀山的时候看李英琼、凌云凤她们修仙的人都把黄精当饭吃,以为这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没想到还真有,买了一盒回去泡茶泡酒。在山上吃素食,但是喝点酒应该没什么,结果超市里只有二锅头,买了四两就着月饼慢慢喝。虽然这里下雨看不到中秋的月亮,但是在如此胜地喝酒叹月,也别有一番滋味。

第三天一早就乘汽车回到了上海,结束了三天的假期,这次的南京九华之行实在是选择对了。

文章目录
  1. 1. 南京
  2. 2. 九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