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说道游侠,就不能不说人类间的斗争,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所有的争权、争名、争利、争胜、争先、争宠、争气之类,全部都是斗争,甚至现在所说的竞争,也是在斗争的范畴。有人的地方就喜欢争个胜负。虽然和动物相比人类争的方式高端得多,但我认为所有斗争的基础和动物一样,就是强者胜弱。强者之所以强,在原始社会是力量强,慢慢地智慧强的人可以借助工具等外力变得更强,再往后一个人可以聚集起一群人,用群体的力量扫除一切。再往后就和现在一样了。此时斗争的实力当然不像动物那样以力量评判,我用“势”这个词作为实力的衡量。势大的人主要体现在权力上,这也是千百年间所有的人类争斗中最顶级和丰富的方面。权力主要指的是处于国家政权中的权力,有了权力就可以命令官差甚至军队,没有什么是对付不了的。所以古代社会中人人都为科举拼命,为的就是能得到更大的权力。在非官方的领域,比如宗教等也能得到权力,实质其实是一样的,就是下面能有一群人听自己的话。在古时,势除了权力,还能通过“名”来得到,有名望的人在大多数场合也能享受很高的待遇,虽然手下没有一兵一卒,但是斗争时就是没有人敢动他,如果能因为名大引来一群信徒和追随者,就直接转化成权力了。在现在社会中,“利”也成了体现势的一个重要因素,有很多钱的情况下也能做很多事情。无论什么时候,所谓的有上进心的人所追求的无非是权、名、利,说到底就是势,可能不是为了能直接斗得过人,但每个人都希望能被更少的人有机会斗败自己,能够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换个词其实就是自由。

我们回到古代社会,既然权力是获取势的最好途径,那么每个人努力的正常途径就是凭着自己的本领进入国家的权力机构,随着儒家的深入人心以及科举的盛行,儒生们参加考试就成了获取权力的主要途径。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有通过宗教、裙带、财富甚至宦官的身份能钻国家机器的空子获得权力。一个古老的途径却逐渐被忘怀,那就是游侠。韩非子有句经典的名言“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里的侠就是太史公列传中的游侠,在韩非子以及他之前的时代,是和儒生一样泛滥成灾的人。毕竟在冷兵器时代,勇力的作用还是很显而易见的。春秋战国时期,君主或者贵族需要的人无非三种,会治民的、会打仗的、会打架的,会打仗的基本是在高层中寻找,而会治民和会打架的基本都来自民间了,于是三教九流都有了用武之地,也产生了门客这一非常热门的职业。能给名门大家当门客的肯定是有一技之长的,不管是儒墨法道还是鸡鸣狗盗。只要能给主人解决问题就行了。而通常人类间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打了,于是游侠找到了自己最早的舞台。太史公在游侠列传中一开始就追溯了四公子他们的门客,算是有史可寻的大部分游侠了。但是太史公并不愿过多地提他们,文中说是他们已经成名,没必要再详写,只有被埋没的布衣之侠才值得被立传。

真是这样吗?我相信太史公是真正了解侠的本质的人,他的本意并不是如此,在他的眼里,这些成名的门客虽然是游侠中的佼佼者,但根本不能代表游侠这一群体的精神。所以他才引出布衣之侠。布衣之侠并不是说出身布衣的游侠,而是指一直保持布衣的游侠。

什么是游侠的本质,游侠列传中的名句已经很清楚了,“其言必信,其行必果”,“急人之难,免雠於更”,真正的游侠就是这样,如果要用更少的词语来概括游侠,那么就只有这一个词,“急人之难”。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最美好的时光,诞生了数不清的只有中华文明才特有的流派,每一派都会有自己的行为准则,游侠的准则就是“急人之难”,只有这四个字,绝没有其他定语。事实上也确是如此,对于一个游侠,无论是豪门还是布衣,无论是合法还是违法,无论是正义还是非正义,游侠只关心一个问题,这个人是否需要帮助解难。一个人如果身在高位,做了道德和法律都认为是正确的事情,无论哪一家都会这么做,但是如果一个人身在草莽,宁可犯禁,也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解决他人的危难,这就是游侠,不论结局如何,也赢了不亚于王侯将相的名声,这就说明了游侠是需要的。

游侠列传不如刺客列传那么精彩,也只写了三个不怎么精彩的人,从书的顺序来看也远不如刺客列传那么靠前,从人物对历史的影响来看和刺客比简直微不足道。但是这篇列传让我们看到了确实是有这样一个群体的,即使他们的生命力完全被统治者扼杀,也无碍于他们精神的深入人心。

对朱家的介绍非常简单,但是绝对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完美的游侠。他家无余财、食不重味,但是藏匿和救活的豪杰有几百个,普通人被救的数不胜数,还救过季布的命,等季布发达后终生都不和他见面。自函谷关以东的百姓没有不仰慕他的。这样一个人一生低调,但是只要是能救人一命的,不管对错、不管合法还是非法,他都救,于是以布衣之身得到了万民的尊崇。剧孟在书中写的就更简略了,只是说他和朱家很类似,也博得了很大的名声。

最后一个郭解,在书中占了很大的篇幅,可能是因为他离太史公很近,也可能是因为他不如以上二位那么完美。郭解是一个很疯狂的人,常常不惜生命地去替朋友报仇,也杀过很多人,藏匿过很多亡命之徒,还私印过假钞,也盗过墓,违法乱纪的事情干遍了。但是他从不居功自傲。只要是为人办事,能办成的绝对要办成,办不成的也要做到有关方面都满意。文中有两个例子很有意思。一个是郭解的外甥逼人喝酒逼人太甚结果被杀,郭解很容易抓到了逃匿的凶手,了解情况后觉得外甥不对于是放了凶手。另一个是郭解帮忙调节了洛阳两个大族的纠纷,由于这两家是看郭解的面子才和解,之前洛阳几乎所有名门出动都不给面子的,郭解当然知道,让他们不要马上和解,等其他人再调节后装做给他们面子才和解的,自己悄然离去。最后因为名气实在太大,连大将军卫青都为了搬家的事帮他说话,引起了汉武帝的嫉妒,调用军队杀了他。

游侠列传的三个人,尤其是郭解,他们都是布衣,但是他们的眼里只有为人解难,不管是不是对的,而且经常干违法的事。很显然这是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是身为一个普通人,总会遇到各种困难,很多情况下困难和道理都不是像法律或者道德规定的那样,这个时候所有的法律、公道、良心、天意之类的全部都救不了自己,但是还有一类人可以救自己,就是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能救则救的游侠。可想而知,虽然游侠在每朝每代都会被打压,但是在民间总会得到尊崇。

我相信游侠不是墨者,不是佛家,当然不是背负了苍生命运的救难者。这也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当游侠的原因。于是又回到了开头讨论的问题。游侠其实是靠武力和胆量得到了权力。武力使得游侠可以行侠仗义,胆量使得游侠可以藐视一切法律和道德,他们只做为人解难的事。不论他们的出发点是否高尚,结果都一样。他们依靠勇力和仗义获得了人们的尊敬,就像依靠智慧、思想、文采、品格获得人们尊敬一样。被人尊敬、有了名声,其实就是有了权力,他要做的事情能够有人支持,这就够了,至于能做到什么程度,就要看这个人,如果这个人同时又有思想又有高尚的品德,完全可以成为全民的偶像。

说到这里,武侠世界呼之欲出,随着中国政治制度的演变,游侠因为其特殊性早就被扼杀了生存的空间,但毁不掉游侠的精神,于是只能在虚幻而又符合常理的世界中存在,这就是武侠小说中武侠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勇力和正义才是价值观,儒生和官场反而地位低下,于是武侠可以充分地施展自己的抱负,就像春秋战国时期的游侠一样。

最典型的就是郭靖,在这个武侠的世界里,他的成长路线是最真实的,因为他的品质、他的性格、他的武功,成为了万民敬仰的英雄,并且能够参与到国家的兴衰,这正如现实世界中的文天祥、张居正他们,凭着品质、性格、文才,主宰了历史的进程。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