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在我还从未离开江汉平原半步的时候,就只向往两座城市,杭州和成都。那个时候年纪小,最喜欢宋词和花间,大多都是杭州和西蜀的事。那时最仰慕的人是苏东坡,在他的词作里最爱的就是杭州,杭州是他的第二故乡,而成都平原正是他的第一故乡,由此更添了对这两座城市的向往之情。当年高考前就打算要是发挥得好就报浙大,发挥不好就报电子科大,结果比想象的都好一点,就和两个城市都无缘了。

当时确定自己要来上海工作后,毕业前的五一长假就专门到江南来玩。第一天到上海,第二天就去了杭州。也许是五一去的人太多,看到的杭州乃至江南和词里描绘的完全是两样,完全没有宋朝时的那种气质,心中失落不已。也因此更期望能去成都一趟了。

直到最近去青川,才有机会去了趟成都。一共呆了三天不到,虽然仔细地对这座城市进行了品味,也只能算是初印象吧。飞机下降时看到地面上一片绿色,当时正好是二月二挑菜节,上海的冬天刚刚过去,突然在成都的上空看到大片翠色欲滴的景色,对视觉的冲击力很大。成都的机场比较旧了,但是设计很合理,下飞机后很快就能出来,这对于一个年客流量近两千万的大机场来说是很难得的。机场大巴只有一趟路线到市区,因此频次很高,基本不用等,买好票上车差不多就可以走了。

下了大巴后才感觉是真正地来到成都了。突然间觉得整个人很舒适,细看来,街道和楼房其实也比较旧,天色也不明朗,空气也不是很清新,但是却让我产生了类似于郊外的感觉,整个人一下子轻松起来,但是又不是由嗅觉和触觉引起的。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了一下,发现这种舒适的感觉主要来自于皮肤,好像表皮学会了呼吸一样,不仅仅是轻轻的风和清凉的气,而是外界的清润透过皮肤传到了体内,而体内的压力透过皮肤释放了出去。怪不得巴蜀之地人的皮肤都很好,以前听到的解释是这里很湿润。其实湿润的地方多了,武汉的夏天每时每刻人全身都是湿的,江南大部分的季节也都是烟雨濛濛,但是这些地方人的皮肤也都很一般,可见纯粹的湿润和皮肤没什么关系的。人总是喜欢依据自己可怜的知识总结各种规律,就拿这件事来说,唯一的规律就是这里是成都,天上地下就只有这个成都。

我们住在宽窄巷子,是近来打造得比较有特色的一条仿古街。不过似乎成了旅游景点,没什么生活气息。晚上在对门的庭院喝茶,院子很静很宽敞,茶很普通,但是氛围很好,可以充分享受宁静的夜晚。巷子里有不少小吃,为了都尝一尝,第二天吃了几乎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早餐。来的当天晚上到少陵路上吃了一顿火锅,这边有种火锅是正八边形,里面被两横两纵的九宫格分成了八块,据说叫做九宫八卦。虽然真实的九宫八卦是九宫在外、八卦在里,但成都人的喜好可见一斑。

看成都的地图,二环是个很标准的正八边形,内环、三环甚至绕城高速也都是近似八边形,据说这是成都人在缅怀诸葛武侯的“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小到火锅、大到城市快速路,全部融入了八卦的思想。成都二环以内算是主城区,个人觉得是规划得最好的主城区了,所有的街道井然有序,所有著名的地方都集中在市区,有条不紊而且彼此都很近。城区的街道都是标准的东南到西北和西南到东北的走向,不是通常的东到西和南到北,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是什么,窃以为是按后天八卦的方位来的,毕竟乾居西北、坤居西南,而不是先天八卦中的南和北。

很多人初到成都都觉得成都很小,因为不管到哪里打车都很便宜,我曾从二环的艮位打车到兑位,只花了20元不到。其实对于大部分外地人来说,到成都都是游玩或者出差,活动范围基本是名胜区和商务区,成都作为一个几千年的名城,名胜区肯定是非常集中的,而后来的城市建设中没有盲目地扩大规模或者搞多中心什么的,把精华部分牢牢地限制在了二环的八边形以内,对于游人来说是再好不过了,我从武侯祠步行到天府广场也只花了一小时不到。实际上整个成都城也还是比较大的,外环长度85公里。外环以内的建设一点也不差,只是游人不需要去那么远而已。有历史积淀的地方,任何的改动都要考虑会不会成为几千年来的罪人,因此在这个举世白丁的时代也能保持一灵不昧,这和几百年历史或者根本没有历史的城市心态上是绝对不一样的。这个心态的差别就是贵族和暴发户的差别。

自李冰修都江堰以来,成都平原就成了天府之国,从此在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上每每左右天下大势。这里实在太富饶了,而且被崇山峻岭包围,唯一的两个入口一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另一边是三峡天险。成都之主没有雄心的时候,把门一关,任外面烽火连天也能过得极度奢华。成都之主睥睨天下时,如果手上同时还有关中,出函谷关、横扫中原,北方如探囊取物,下三峡、夺荆州,顺流而下南方垂手可得。不过一个地方太富饶了会消磨人的斗志,所以大多数的四川之主都过不了第二代。但是普通的川人热爱家乡的感情是非常可怕的,每次外敌入侵都会进行拼死的抵抗,因为他们知道要是被迫离开家乡肯定活不下去。

在历史上割据蜀地的群雄中,刘备他们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记,尤其是诸葛亮,长于治国,深受川人爱戴,一直到今天,都是成都文化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到成都来,最先要去的名胜显然是武侯祠。今天的武侯祠周围成了繁华的市中心,不似当年“锦官城外柏森森”了,不过整个祠堂进去之后非常幽静,是一个很开阔的园林,还可以看到“印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的景象。也许游人都怀了一颗尊敬的心,基本听不到像其他景点那样的大声喧哗。我本来买了一把羽扇的,也不敢拿出来扇了。现在的武侯祠是在明朝的时候和原来的汉昭烈庙合并而成的,形成君臣一体的格局。鞑子朝的时候觉得这样尊卑不妥,把武侯搬到后殿了,但是以后为尊似乎又不妥,为了进一步体现臣子的卑,还做了个向下的台阶进武侯殿。整个武侯祠的格局是以一条由南向北的中轴线为主,分别是大门、二门、刘备殿、过厅、武侯殿、三义庙。大门二门之间有个三绝碑,裴度作文、柳公绰写字、鲁健刻碑,唐朝的三个名家,造就了这个传世经典。过了二门就是刘备殿,刘备旁边陪享的是宁死不降的孙子刘谌,他的儿子刘禅因为乐不思蜀早在宋朝时就被清除出祠了。东边偏殿供奉着关羽,陪享的有关平、关兴、周仓、赵累。西边偏殿供奉着张飞,陪享的是张苞和张遵。殿后的过厅两旁的长廊塑了蜀汉群臣,称为文臣武将廊,文以庞统为首,武以赵云为首。都是鞑子时期弄的雕塑,所以人都长得很丑,虽然看的人最多,我还是赶紧走了。后殿就是正宗的武侯祠了,诸葛亮两边是诸葛瞻、诸葛尚。当时的蜀汉在诸葛亮的主持下,雄踞天下三分之一,留下了数不清的英雄故事,至今仍被后人怀念。最后面是供奉刘关张的三义庙。逛完就可以出去了。

武侯祠旁边是锦里,一条著名的仿古街。基本上不管有没有历史,只要是景点肯定会搞仿古街的,但是基本都是千篇一律,我去过的地方中只有锦里才有一些独特的东西。最先记起的就是小吃,有一条街全部是经典的成都小吃,我没吃午饭,就从头到尾的扫了一遍,有什么吃什么,印象中的凉糕、凉粉、杂粮春卷、三大炮、蒸排骨、烟熏排骨、肥肠粉、钵钵鸡都很好吃。吃的时候还看到演山城棒棒军的赵亮了,他和他老婆一起也在横扫小吃街,见啥吃啥,但是比我吃得快多了。除了美食,锦里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酒吧就不用说了,有个诸葛连弩很有意思,是后人研究资料后仿制的,在古代威力应该很大。锦里往深处走还有一条长廊,里面是宋代石刻,也还比较有意思。

武侯祠和杜甫草堂之间有联票和班车,让游人可以很方便地游览这两个著名景点。草堂在二环边上,风景很好,现在的草堂是一片很大的园林区,布局非常讲究,核心部分是一个后人仿制的草屋,还有一个唐代的考古遗址博物馆,证明了此地的历史。博物馆内可以看到好多唐时的器物,还有一块碑文,可以和杜甫诗相互印证位置。一间不起眼的草屋之所以每朝每代都会有人来膜拜,就是因为杜甫这位空前绝后的诗圣。现在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杜甫籍贯在襄阳、生地在巩县,但是都知道成都有这么一座草堂。知道一位住在草屋里还挂念天下寒士的伟大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称一个“圣”字。

由于时间比较短,很多地方都没去,都说成都是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我感觉也是个走了也还想来的城市。以后肯定有机会经常到这里好好地玩一下。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