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对户外爱好者来说,徽杭古道是一条非常著名的线路,因为它被誉为业余者的入门线。刚开始户外的时候就打算走这条路算作入门,不过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两次,直到上个周末才能成行。这条线路连接着安徽的绩溪和浙江的临安,中间是20公里左右的山路,只能步行,绝对走不了车(不过我们在路上遇到了扛自行车的外国人),所以非常户外。由于这条路是当年的徽商走出来的,主要目的是生计而不是探险,因此路途非常平坦,需要爬山的地方很少,体力消耗也小,所以非常的入门级。沿途的风景不错,也很清净,半途中才有农家,其余的地方都是荒山野道,因此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来到这里。

我这次是加入了一个户外的协会,一行30多人一起。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团体的户外活动,和以前一个人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周五晚上八点出发,协会包了一辆大巴直接开到绩溪。到县城的时候差不多凌晨三点钟,找了一家小旅馆住进去,看上去不怎么干净,枕头都是黄的,由于第二天要早起走路,管不了这么多,用衣服把枕头一包就睡了。第二天七点起床,在附近吃了早饭,安徽的东西很对我的口味,在上海差不多只有吃徽菜的时候才有肚子很舒服的充实感,这次吃了份炒粉,里面有新挖出来的笋丝,非常好吃。吃完后大巴载着我们到龙川,古道的入口。沿途就是山区,但这是我见过的最豪华的盘山路了,比很多地方城市里的路还要好很多。正在纳闷中,突然闪出景点的标志,“胡宗宪尚书府”,一切都明白了。

很久前就知道绩溪和胡家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眼下的徽杭古道就是胡雪岩那批徽商用脚底板踩出来的,那个时候的徽商让这个世界的价值观都发生了转变,当然是很了不起的。胡雪岩那一支的后人中出了一个胡适,也有说法是另外一支,胡适这个人我不是很喜欢,主要是不认可他的学术思想,以前看徐复观多一些,不过他也确实是个人物。这么多绩溪姓胡的,都比不上一个人,就是景点标志中的胡宗宪。这个人近来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一下子热起来了,这个过会儿再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对他有印象,因为那个时候海瑞就是儿童读物中的偶像,讲到海瑞的时候都会提他智斗大贪官胡宗宪的儿子的故事。后来有一阵子很迷张居正,就把他生活的那段历史好好研究了一番,自然少不了另一个形象的戚大帅,而戚大帅成名的时候就是在胡宗宪手下干的。现在的人对戚继光最深的印象就是抗击倭寇,其实即使把功劳全部归功胡宗宪也不为过。包括另一个抗倭名将俞大猷也是胡宗宪手下的大将。那段历史不仅仅只是俞帅和戚帅让人热血沸腾的硬碰硬,其实还有整个东南沿海和倭寇以及海盗的斗争,只不过其中牵涉太多复杂得不好评价的人物,比如汪直,比如胡宗宪。其实胡宗宪这个人物还是很清晰的,绝对的国家和民族的功臣,绝对的贪官,这样一个人在以前的大环境下,自然是不能宣扬的,尤其在小孩子的读物中,贪官肯定是反面人物。但是纵观整个历史,要找出一个像胡宗宪这样传奇的人物也是很难,他的手下现在个个都比他有名,除了戚俞二帅,还有民间故事中的经典主角徐文长,这个要说来就远了。不过现在对胡宗宪的评价完全反过来了,前些时有部很经典但不是很流行的连续剧《大明王朝》就把胡宗宪塑造成了一个完全正面的人物。原因其实很简单,胡宗宪是龙川胡家的34世孙(也有说法是36),这一支的第48世辈份就是一个锦字。

说了这么多闲话,继续户外。话说转眼大巴就停下了。大家下车拿好了自己的包,发现面前是一个小卖部。再定睛一看,墙上写着“徽杭古道入口”,在领队的带领下从一群屋子之间穿行。穿过居民区后就见到了一片菜地,我们在菜田的路间行走,两边都是漂亮的油菜花。在一个土坡上,我们发现了一只四脚蛇,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我看到的东西就是一条蛇的样子,偏偏长了四只脚,回来网上一搜,说四脚蛇是蜥蜴的别称,图片都是蜥蜴的照片,我当然知道蜥蜴长什么样,但在路边看到的确实是长的蛇样,还很长,可能是另一种生物,叫别的名字吧。

走了一段田间小路后就逐渐没有人生活的影子了,变成了山间土路,路边除了我们一行30多人外再没有别的生物了。再走一段时间就出现了一段山路,还有石板做成的台阶,标志是民国时期的。好久没爬山,走了一段后就气喘吁吁了,不停下继续走慢慢就找到了节奏,走得很舒服起来,这个状态没维持多久山路就走完了,后面的就是平路了。不过这段平路风景不错,是在山的中间开出来的,右边就是悬崖,非常的自然。由于整个队伍很多新手,这次户外的定位也是FB游,大家都走得很慢。八点半出发,十一点半时到了一条小溪的旁边,开始休息。看我的计步器,八千多步,差不多六公里的样子。我的食物只有肉食,吃了一块半斤的猪肉,喝了二两二锅头,撑得不行了,不知那些两斤酒一斤肉的人是怎么吃的。溪水非常干净,我在最下游泡脚,感受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不过溪水好冰凉,冻得刺骨,泡了一会就起来了。大家休息好了后继续走路,这天的天气非常好,有风有阳光,很适合户外徒步。

接着又走了一段平路后在路的下面看到了一个小桥,领队告诉我们从桥上走过是一条近路,但是要爬山,由于路上坡度都很小,大家都愿意走这条近路。这条路是顺着山势凿开的,一路上坡,中间没有间歇。这次找到节奏后又走了一段才到,差不多半小时。又回到大路上了。三点不到就到了我们今天的目的地,逍遥人家,是一个山中间的农家。由于徽杭古道中间农家比较少,这几户人家变得很有名了,我们住的这家的老板正在旁边盖一座六层楼的房子,打算扩大经营规模。很多人都是自带的帐篷,就在屋顶和阳台扎营。我没有帐篷,就住农家的房间,还比较干净,不过是六人一间的。把包放下,洗个脸,在杂物堆里扒出了一双拖鞋,洗了洗穿上,到处逛逛。大家打牌的打牌,睡觉的睡觉,剩下的玩杀人游戏,我也在玩,到了吃饭时间分成三桌开始吃饭。饭菜还比较丰盛,山里的东西很香的,尤其是笋,比城里的嫩多了。吃了两碗饭喝了两瓶啤酒,肚子差不多饱了,饭后继续杀人。一边游戏,一边继续喝二锅头,很惬意的。昨晚睡得少,倒头就睡着,六点半被外出的一个队伍吵醒,不过睡眠质量很高,醒来时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第二天八点半出发,主要的运动量在于爬上蓝天凹,是徽杭古道上的一个景点,要收门票的。这是古道沿途的最高峰,当然从蓝天凹走另一条路上清凉峰可以到达整个古道区域的最高峰,不过由于峰比较高时间来不及。我们出发后就是一段上坡,直达蓝天凹的,一路上都是土路,很有古道的感觉。有个转弯处可以从山谷穿过去,避免了绕山路,所以大家都尝试走这条路。下坡很陡,快60度了,把登山杖调长,跑着冲下去了,一路上碰到树就拉一下减缓一下速度。过了这个山谷没多久就到达蓝天凹,领队买好了门票等大家进去。此处是山间的一个平台,被三面的山环绕,中间是悬崖,很适合照相,我们在这边照了集体照,稍微休息了一下就离开了。后面的都是下坡路,有登山杖走起来非常轻松。差不多十一点半的时候到达古道的出口,在休息站呆了一会儿。这个地方已经是浙江界了,虽然从浙江到安徽是反穿,但是这里还是竖了一个牌坊,写明徽杭古道。离开古道后要穿越一个村庄,叫做永来村,很有生活气息。

穿过村子,大巴已经在等我们了,放好包裹坐上车,差不多一点的时候到了临安的县城。我们在预定好的餐馆吃饭,菜很多,但是不如山里农家的好吃。饭后在附近超市买了点水果吃,就正式踏上回程了。七点时到达浦东,由于有些活要干,没和大家一起吃饭就匆匆赶回家。洗个澡饱餐一顿,顿时觉得精神爽快。户外活动的感觉很好,打算升级装备,继续更远的路程。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