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从文化和地域来说,现在一般拿长江当作南北的分界线,那么我就算是个北方人。故乡在汉水南岸,离长江北岸很远;出生地在长江北岸;成长地在长江汉水交汇处长江北岸的地方。基本上是在北边混了。现在来到了传统的江南,感觉像到南方了。长大后到过的地方,不论是居住还是旅游,感觉最南的应该是上海、杭州、嵊泗或者庐山,这都是江南很著名的地方,查一下地图,发现它们都是在北纬30度以上,反而是我的出生地只有29度多。再仔细地搜寻地图,发现自己还去过涪陵,长江南岸的地方,纬度基本和出生地一样,就算做同为最南端的地方了。作为一个江北的人,虽然身处江南,却也是一直在往北走,从出生后就没有到过更南边,于是一直向往能到真正的南方看看。这次去了趟三亚,终于把最南的界限一直拉到了国境的最南端(群岛不算)。

住在亚龙湾,酒店的海滩还不错,沙子很细,海水很清。这两天风都还比较大,基本都是黄旗,最后一次游海的时候还换成了红旗。以前也到过海边,但是觉得海水很脏,都不敢下去游,这次终于遂了心愿。游在海里的感觉,尤其是有风浪的时候,和平时在游泳池是完全不一样的。逆着浪的时候被浪卷起来然后跌入水里,下降的时候呼吸,很有搏浪的味道。顺着浪的时候,被水推着上下翻腾,时刻贴着水面,呼吸也不是很容易,只能和浪赛跑,觉得自己好慢,非常的无助,这也是在池子里感觉不到的。在风浪最大的时候我游到了海域的浮标处,往回游的时候就深刻地体会到了顺着浪游动的艰辛,虽然使劲地游,时不时咸水涌进鼻子里,总是感觉自己游的好慢,甚至怀疑游不到岸边。好在自己实际上还是在前进的,慢慢地就上来了,喉咙里都是海水,太惨了。

喜欢海的人极其多,人类历史上也有着比较灿烂的海洋文明,不过海洋不适合我,站在岸边,望着一望无际的水面,觉得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虽然在浪花里翻腾感觉不错,但是心中总有一种无所依靠的空虚感,会觉得生命没有意义。这和山的感觉不一样,即使山势再险,自己的双手总是可以抓住植物或者石头,一切都有凭借、都在掌握之中。崇尚海的人无拘无束、没有底线、百无禁忌,也许这叫做自由;崇尚山的人不动如山、凝滞于物、从不放弃,或许这就是仁。

三亚期间还到蜈支洲岛逛了逛,离内陆有十五分钟左右的船程,岛上风景不错,视野很开阔,很适合照相。岛上的游乐项目也很多,最经典的就是潜水了。我们选了船潜。在岸边换好了潜水服,这和电视上看到的不一样,没有脚蹼和手套,因为到时候会被师傅带着潜,不需要自己努力。穿好衣服和鞋(很像溯溪鞋)后就上了快艇,把我们送到海里的一艘大船上,每人都有一个师傅带着,下水后穿上氧气瓶和护目镜,先是躺在水上听师傅讲解,尝试着使用氧气瓶,最重要的是学会把耳膜撑开,也就是捏着鼻子鼓气,只有这样才能对抗水压,耳朵的承受能力也决定了能潜多少米。一般的人能潜18米以下,师傅们可以潜四五十米。我算做比较弱的一类人,只能潜8米,再深点就感到耳朵疼的难受,连忙竖起大拇指示意师傅上升一点。虽然不是很深,在水底也看到了很漂亮的景色,有五颜六色的鱼和树林一般的珊瑚。我用手触摸了珊瑚礁,觉得好硬,掰不下来,又想抓旁边的小鱼,但他们太狡猾了,抓不住。海里还有活的珊瑚,像头发一样的飘动,只是对于我来说稍微深了点,眼看触手可及,就是不能再下去一分,因为耳朵受不了。差不多潜了半小时,就结束了。上来换了装备就坐快艇上岸了。

后来又坐了香蕉船,刚开始就被甩进水里了,还被水母蜇了一下,手上起了一连串的疙瘩,一种肿胀的疼。船上还有一对重庆夫妇,一直在和船做斗争,以致于后面几次差点落水的时候都被化解了,看来只要掌握好了平衡,也不是那么容易被甩出去的。在岛上的时候发现整个岛基本都是重庆人,奇怪得很。如果说我在岛上一共听了一百句话,就有四十句是重庆话,还有四十句是个重庆人讲的普通话,只有二十句是普通话和其他语言。看来今天是重庆专场。

由于周一公司有急事,所以只在三亚呆了两天,酒店一天,蜈支洲岛一天,没有去市区逛。三亚这边口碑很差,主要是很喜欢宰人,我们订了携程的自由行,有专车接送和穿梭巴士,比起打车要便宜好多。也没有出去吃海鲜什么的,就在酒店吃了些当地的特色,文昌鸡东山羊之类,还有加积鸭和乐蟹没来得及吃。虽然酒店的饭菜也很贵,至少是明码标价的。

很短暂的三亚之旅结束了,回来时坐了最早班的春秋航空,这是我第一次坐春秋,感觉很不错。乘务员经常和大家交流,时刻告诉我们飞机外面的信息,虽然后来推销东西很吵,但是看他们推销还是很有意思的。机长也不错,起飞和着陆都非常平缓,感觉不到冲击。回到上海的时候发现并不比三亚凉快,在三亚的时候除了太阳大一些以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看来海南真是个好地方,可以过一种慵懒而闲适的生活。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