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终于有个周末不刮台风,于是到了珠海。我认识的到过珠海的每一个人都说珠海好,所以我的期望值非常高。乘坐大巴进珠海收费站后就走上一条情侣路,沿着海,一路上没什么车,很快就到了城里,直观的明显的感觉就是干净。一路上不管是新房子还是旧房子,都觉得颜色很鲜亮,很干净,我还从没见过有城市这样。以前比较熟悉的北京、上海、重庆、武汉等都是一个比一个肮脏破败,到处都是乌烟瘴气,要么就是新起的高楼光鲜得很,剩下的都是灰不溜秋,所以一到珠海就觉得心清目明。据说在珠海基本上一年都不用擦皮鞋,仍然能保持光亮,这里完全见不到擦皮鞋的。

珠海作为最早的特区,知名度非常高,但是现在论GDP在广东只能排第十,08年不到千亿,因此很多人都认为珠海消沉了。不过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珠海人一定会窃笑的,什么经济总量GDP之类的只有搞政绩的人才会在乎。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历史、地利、气质、生活方式,几千年来大家都活得很好。最近几十年为了撑起门面,只能拆东墙补西墙,美其名曰先富带动后富,无论是自然资源、人力资源还是发展机会都朝向少数城市集中。再搞出白猫黑猫,使得被掠夺和剥夺的城市也相信了这个规则,然后开始掠夺更小城市或乡村的资源、剥夺他们的发展机会,也促使更多的城市或乡村开始搞GDP、搞所谓的经济发展。于是即使吃不饱也要盖高楼、即使人口稠密也要盖化工厂、即使没什么客流量也要建两个机场、即使发不了什么电也要盖大坝。小时候我觉得为虎作伥是鬼话,现在知道了是寓言。还好有清醒的,现在的珠海就是其中一个,虽然曾经也轻狂过,也走了很多弯路,做了很多很烧包的事情,至少现在好了,经济那东西不是靠数字来衡量的,而是要让当地的居民来评价。

珠海的居民就非常幸福,可以呼吸着干净的空气,徜徉着宽敞而不拥挤的马路,吃着新鲜无污染的海鲜,享受着大城市才有的配套服务,经济总量那东西谁爱玩谁玩。很明显,珠海人的平均素质绝对要比很多经济活跃的大城市要高,当然这些城市辩驳的理由都是一样的,经济发达吸引了大量的外来人口,闲杂人等就多,低素质的人就多。可惜原因完全说反了。我相信人生来都是善良的,生长环境和教育程度当然会影响一个人的素质,但是基本上中国人无论素质高低脸皮相对都是很薄的,尤其是在自己的家乡、自己从小生长的环境里,基本不会乱来的,随着传统道德体制的崩溃和教育资源的匮乏,导致现在基本全民低素质,等到发展的资源被分给少数城市之后,大多数的人即使背井离乡也只能混个温饱,反正不是自己的家乡,于是作奸犯科歪门邪道的就多了。这年头,上头就是天,上头给的投资和政策就是雨水,潜规则捞钱的就是虫害,收成就是工作机会,种田的就是当地居民。庄稼收不收最没关系的就是那块地了,天不下雨,虫害不绝,自然不会有什么收成,于是为了活命,只能跑到有收成的地方逃荒,这要是在以前就是流民,现在其实也是一个理。还是拿种田来说,现在早就过了靠天吃饭的时候,有科技可以搞出抗旱防虫害的水稻,就算不怎么下雨也不会饿死人。搞经济也一样,完全靠投资、靠当廉价的工厂,只会造成四处流民的现象。老老实实地搞些有技术含量的东西才是正道。

如果所有的城市都像珠海这样,没有那么多廉价小工厂,也不盲目地弄很多不适合自己的东西,以居民生活品质为发展目标而不是疯狂追逐经济发达,好好地练一下内功,等文化科技和人的素质上去了,经济自然上去了。

我到一个新的城市一般只关心三个地方,街道、饭馆和博物馆。逛了珠海的街道后觉得很满意,然后就开始美食之旅。晚餐在湾仔海鲜街吃,都是本地渔民捕捞的,一条街一侧是卖海鲜的,另一侧是加工海鲜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鲜活的海鲜,虾可以从一个筐蹦到另一个筐,蟹从壳外能看到黄,鲍鱼还可以游得很欢,蚝的内脏都很清甜不用吐出来,第一次吃海鲜吃到撑。吃完到海滩逛了逛,珠海的海滩大多是礁石滩,很多沙滩都是人造的,沙子很粗。逛到夜里又到了夜宵时间。珠海白天干净整洁,晚上居然也还有夜排档,这才是适合生活的城市,吃了炒花甲、螺丝,烤秋刀鱼、牛羊肉之类的,非常香,这边都喝海珠,不错。第二天吃了一家很有名的黄鳝饭,在这里可以见到珠海很难见到的吃饭排队。鳝鱼份量很足,皮薄肉嫩骨细,不像是激素催的,据说这里虽然生意越来越好,品质一直没变。还有一种盐插虾也很有特色,一个大碗装着满满一碗粗盐,中间插着一大把烤虾,当然虾外有纸包着,吃起来香味非常独特。还有红鱼两吃,烧着吃外软内嫩、外香内鲜,煲汤吃汤清味浓。

然后就是博物馆,珠海的博物馆叫做九洲城,在市中心,是一座城一样的建筑。一共有十三个展厅,包含生物标本、出土文物、名人字画、现代艺术等,非常全面。我原来一直以为珠海只是一个沿海城市,没什么文化,看了之后才知道完全误解了。衡量一个地方是否有文化主要看出土文物,因为文化是一种底蕴,要经过几百几千几万年的积淀。而珠海,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到民国,出土文物都没断过。石器时代的东西一点也不比大博物馆里的差,有个很大的石网坠,在内陆一些博物馆都没见过。还有一个很特色的馆就是珠海名人,虽然都只是一些民国时期的杰出人物,但是全部被好好地供着,能慎终追远的地方民风一定是很淳厚的了,那些名人很多都来自当地的大族,有唐家,比如唐绍仪,有容家,比如容闳、荣国团,还有一个很有名的和尚苏曼殊,我还不知道弘一法师的时候就知道“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了。

让我驻足最久的展馆就是崖山海战馆,讲述了南宋孤忠流亡海上的那段历史。虽然崖山是在江门,但是大汉光辉最后的那段时光有很长一部分是在珠海海域度过的。据说文丞相写下“过伶仃洋”的地方就在珠海辖内的外伶仃岛。整个伶仃洋就是珠海和深圳之间的那圈海域,也是在港澳之间,文丞相被俘后就是飘零在这里,眼睁睁看着最后一丝希望破灭,每次回想起这段历史,都有千言万语,只是一言难尽,化为无穷遗憾。

但是另一段历史,每次想起都会涌起无穷的仇恨,不巧在海防馆也遇到了。康熙海禁,把当地不愿意离开故土的一万多居民全部屠杀,是为长连埔惨案。虽然知道这些人在他们的大屠杀中只是九牛一毛,但是第一次看到还是觉得怒发冲冠。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居然还一直被美化成有道明君。每次看到同胞咬牙切齿地恨屠杀我平民三十万的日本人同时眉开眼笑地热爱屠杀我五千万同胞的女真人时,对这个民族的未来就会突然变得很悲观,孤苦老人被城管欺负时人们只会冷眼旁观,阎崇年那个老不死的被打时一下子尊老、有正义感的都跳出来了。这不是是非观、历史观的问题,是良知的问题。

幸好珠海之游的愉悦更强烈,压下了怒火,不会影响睡觉。总的来说,珠海真的是一个最适合居住的城市。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