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中国这片土地实在是一个有趣的地方,如此的幅员辽阔地灵人杰,却又总倾向于一个统一的政权,在这里生存的每一个国家大都具有一统天下之志。因此几千年来征伐不断,改朝换代及其频繁。这也造就了一个民族的坚韧和活力。在文明形成的初期,经过了多次倾覆的危险,好几次在老天的眷顾下最后都挺过来了。等到这个文明达到鼎盛后,老天开始放手了,你长大了就自己活吧。因此后来经历了两次亡国灭种的劫难,搞得现在基本一蹶不振,但是正因为这个文明已经成熟,所以总能从民间慢慢地恢复过来,我相信无论经历多么重大的打击都不会有例外。

如果文明是有生命的,那么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就是发烧感冒甚至新陈代谢了,那么自然就是有规律的了。对于其生物学规律难以弄清楚,但是统计学规律还是很容易看的,其实历史数据所反映出来的统计学规律经常就是其内在规律的一种体现。这些规律不是哪一次观测就能全部发现的,没啥事的时候慢慢研究。今天要说一个,戏称作“建国六十年规律”吧,那就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所有国家,六十年就是一个坎,迈过的全部可以享国100年以上,即使算上异国也只有一个例外,就是蒙元的98年,其实考虑到北元刚开始的实力,说他们活过了100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那么就没有例外了。一个国家如果国祚能在100年以上,就可以给历史留下很深的痕迹了。

60年一甲子,中国用干支纪年,一定是有其道理的。虽然对于人类社会或者历史的研究并没有科学的方法或者精确的公理系统,但我相信60这个数绝对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数字。直观地理解,这差不多是一个人的生命周期,从他记事起到管不了什么事差不多就是60年,对于一个朝代来说,建国初期的那拨小民差不多都消亡了,庙堂上的人也基本上对第一代没什么直接印象了,因此肯定是一个关键的变革期,这个时期的所作所为直接影响后面的发展。

秦朝之前的国家国祚都长,夏商的年代没有确数就不说了,那个搞天文的人确定出牧野之战具体年代的方法我是非常认可的,但是现在提到周朝的创立好像还是个约数。那就从楚国说起了,历史上不承认他的僭越,不过我承认,从武王开始就是和周朝平起平坐的国家了,武王在位51年,楚国称王后的六十年是文王9年,这几年的时间正是文王四处征伐的时候,而此时的中原,齐桓公在文王十一年的时候会盟诸侯成为春秋第一霸,次年文王举兵伐郑,开始进军中原。正是因为有了这六十年间武文二王开疆拓土,奠定了积极进取的基调,才有了后来成王庄王的问鼎中原,使得楚国成为春秋战国时的双料超级大国。

短命的秦朝之后迎来了伟大的汉朝。西汉60年的时候是景帝的倒数第二年,汉朝刚刚经历了辉煌的文景之治,积累了大量财富,马上就要开始武帝的横扫宇内。这一年处于传统的汉朝分界线旁边,也成了今后强盛王朝的标准模式。我一直感激老天对我族不薄,就是因为这六十年,所有的小概率事件都发生了,自然造就了人类社会中最优秀的民族。

西汉亡了后经过了短暂的新莽,王莽这个人不该生得太早,以致大家都怀疑他是一个穿越的人。如果说秦失其鹿后诞生的伟大汉朝是一个偶然,现在第二次的逐鹿运动就成了一项专业的活动了。结果没有任何偶然,有史以来最优秀的男人刘秀赢了,创立了东汉。说起这一次逐鹿,后世出了个叫石勒的妄人,不怎么会打仗,连个搬砖的人都怕,反而觉得自己要是在高祖时期可能要和韩彭争先,要是在光武时期就不知鹿死谁手了。依我看,这小子在高祖时期和樊哙屠狗倒是可以争先,光武时期杀鹿倒是没问题,常备鹿肉干,就不用我们的大树将军寻觅豆粥麦饭了。东汉立国时还只是一个比较小的割据势力,如果从一统天下的眉目清晰开始算起,六十年刚好是章帝的末年。又是一个明章之治,和西汉的轨迹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和帝不是武帝,他是一个短命的皇帝,从此东汉的皇帝基本都是小儿,于是外戚专权,东汉的历史就远没有西汉那么辉煌。说到底,就是这六十年分界线的差别。

然后就是汉人离灭种最近的时代三国了,虽然在大多数人印象中是一个浪漫精彩的时代。其中最有希望的吴国国祚刚好59年,没能跨过这个坎。魏蜀虽然强横,但是一个成了众矢之的,一个没有卓越的领导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统一的。只有吴国善于利用地理的优势,步步为营,只是可惜孙策生得太早,他要是在孙权之后就好了。反正结局是没办法更改了,苦撑59年,终于让晋朝统一天下了。

西晋是个很奇怪的朝代,打天下的人离坐天下那么近可惜差一点寿命,这也造成了历史上最弱的一个统一天下的开国君主,而且儿子还是白痴,因此这个朝代52年就玩完,没撑过60年。

后面的东晋面临了有史以来汉人朝廷最恶劣的环境,可是却存活了104年,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这当然要归功于关键的60年。这一年孝武帝15岁,这一年的历史只提几个重要的任命,谢安都督扬豫徐兖青五州军事,桓冲都督荆江梁益宁交广七州军事,谢玄往京口筹建北府兵,朱序当梁州刺史,镇守襄阳。看了这几个人就知道六年后的那场大战为什么赢了。这一战绝对是在汉族成长期时的最关键一战,结果东晋胜了,撑过了百年;汉人胜了,从此永存。

晋后的刘宋是我觉得最可惜的一个短命王朝,如果不是自己人篡位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刘裕不用分那么多精力在江南,绝对可以造就一次荡气回肠的彻底北伐。结果刘宋给短命的南齐开了一个先例后就挂了。偏偏就那么巧,这个朝代刚好六十年。后人只能空叹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了。

梁武帝偏偏和别人都不同,他周边的对手是最弱的,自己也很有威望,可是就是不思进取,白白浪费大好机会,即使出了陈庆之那样的天才儿童也没有办法。没建成齐桓公的功业,却弄了个齐桓公一样的死法。国祚55年,就是他自己的在位时间,也是差一点六十年。不知是不是因为我所仰慕的韦睿将军死了的缘故,好像他死的那年就是分界线。

过了门外楼头的陈朝后中国终于再一次统一,可惜杨坚短命,杨广心理素质不行,搞得这么伟大一个隋朝的果实被唐朝掠夺了,而且和杨广几乎一个胚子里出来的李世民在有了表叔的前车之鉴后,居然成了一个千古明君。不管怎样,总算到了盛唐,汉人终于扬眉吐气一把了,不过后世很多阴暗的某族人考据出了李世民胡人的血统,历史好像又被打扮了一回。唐朝的第60年是李治快挂了的那年,武曌已经把亲信安插的差不多了。如果说武周是一个新的朝代的话,唐朝其实也差不多亡了。只是这段历史实在过于特殊,也给整个唐朝增添了传奇的色彩。武曌的功过就不细说,从结果来看这个关键的60年是成功的,从贞观到开元,打造了整个盛唐。

五代的国家继续短命,虽然中间出现了几个沙陀人当国君,我认为中国还没有亡,民族这东西不用那么较真的,谁逐鹿赢了谁就坐天下,生在中华的天空下大家都是一个民族,爱护各族人,共享同一种文化。

大分裂后终于造就了中国历史上继大汉之后最伟大的朝代,也达到了中华文化的极致。伟大的大宋虽然先天不足,没有燕云十六州的屏障,但是活得比谁都要好。北宋60年是真宗后期,仁宗也快上台了,这段时间是我最希望生活的年代,真是书中自有黄金屋啊。看看这个关键时期很容易就理解极度繁华的北宋了。

南宋的第60年孝宗基本要退位了,这位仁慈的英武的伟大君主,作为太祖子孙,为祖先争了光。可惜有恢复之君,无恢复之臣。即使如此,他在位的这些年至少保证了经济的繁荣和百姓的安乐,造就了著名的乾淳之治,南宋享年153年,也不错了。

之后中国就亡了,亡于蛮族,这是人类社会都必须承受的,也没什么了不起,现在所谓的先进文明也都经历过的。

没多久就复兴了,大明继续创造光辉灿烂的中华文化。大明的第60年是宣宗上台后的第三年,正是仁宣之治的时候,只要这关键的60年是治世,国祚肯定长,这个似乎也成了公理。明朝灭亡的悲剧是中国独有的悲剧,没有其他文明来分担,这也是今天中国落后于世界先进文明的根源所在,没什么好说的。

还好中华文明在宋朝时就已经修炼到了极致,所以即使死尽也还能复活,1911年的一声枪响,从此开创一个新的时代。虽然这个朝代从一开始就迅速地复兴了中华文化,可是必竟被禁锢太久,等到第六十年的时候,刚刚在世界舞台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开始学习西方,居然也弄出了一条路。虽然偏安一隅,到今天也马上一百年了,看这个样子,六十年的宿命又要印证了。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