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熟识重庆这么久,之前一直没去过钓鱼城,心中深以为憾,这个十一终于如愿以偿,时间比较多,游玩的第一站就定在了钓鱼城。此城位于合川,以击杀蒙古大汗蒙哥而闻名世界,估计听过这个名字的中国人的比例一定不是少数,但是由于南宋末年那一段被刻意遗忘或者被逃避的历史,对其有更进一步了解的国人的比例肯定是极少数。我就是这样,只冲着它弄死了蒙哥,一直很仰慕,但是对它的了解仅限于一点点网上的资料以及飞机上的读物。深入地了解就放在实地参观的时候进行吧。

在陈家坪汽车站乘车直达合川,走高速公路,一个半小时可以到达合川客运站。一路上风景绝美,我是个对景色不怎么感冒的人,也游历过很多有名的地方,但是让我感叹大自然的神奇的只有川渝这一带。路边的山连绵不绝,江水如白练一般,四周雾气很重,仿佛仙境,走过这里,我似乎能体会到千百年前古人的心情,生于此地的人,一定比大多数人都更珍惜造化的恩赐,对于强盗的侵略也比大多数人都要反感。气节是因为热爱,这也是为什么中华大地上基本上有气节的人都出自于值得热爱的土地上。钓鱼城越来越近,我的心境也越来越融入到七百多年前。

合川作为老重庆的县城(现已更新为城区,历史上的和合州大部分时期大于等于重庆),在今天的大重庆中还是很有地位的,从城建就可以看出来。长途车站附近有111路车可以直接到钓鱼城内,打车也不远,打表十元出头,但是司机上山后基本拉不到回头客,所以他们都要价15到20元,还是可以理解的。上山后经过一个牌坊,就是售票处,也是现在钓鱼城的入口。

宋末的钓鱼城围着钓鱼山而建,三面都是江。嘉陵江在此转了个几字形的湾,北西南三面环绕着钓鱼山,北面和渠江交汇,渠江向南转,把整个钓鱼城只留下了东南一个角的陆地。嘉陵江在西面和涪江交汇,构成了天然的屏障。城上有八个门,将整个山城环绕,没有死角。说道此城,不能不提一个伟大的人物余阶,虽然他在历史上似乎不是很有名,但是无法抹杀他宋末最伟大的战略家的身份,自从蒙古打算学秦国开始,他就很敏锐地发现了这是一个死局,估计心中肯定庆幸蒙古没有走那条经过他老家的最正确的路(可惜后来被叛徒出卖了),此时的余阶有十足的自信保证让蒙古此路不通,他采纳冉琎冉璞兄弟的建议,大筑山城,建立了山城防御体系。蒙古人想得很美,以为可以像秦国那样占关中、出三峡,势如破竹,横扫楚吴。不过差了那么一点,当时的巴蜀已经归心,这也是大楚覆亡的根源,而此时的巴蜀有余阶。就算蒙人能攻占重庆,也拿不下钓鱼城,只要钓鱼城还在,随时可以从后面攻击,随时可以收复重庆。没有时间和空间准备的话,即使可以看得到三峡,顺流而下也只是个笑话。所以钓鱼城一直就成了蒙元的心病,以至于一个大汗都成天蹲在那里。

蒙古骑兵天下无敌,后来投降的汉人水兵也天下无敌,不过山地战天下无敌的宋兵就在合州。既然你绕不开这些山,就让你一直耗在这里吧。

我绕着南边的城墙边走边看,来到护国门下,下面就是大江,这里有水师码头,山下都是近六十度的陡坡,易守难攻。虽然各个城门都承受过蒙古兵的攻击,但是如今的钓鱼城可能由于财力有限,把护国门打造成了一个主景点,可能是离上山的大门比较近的缘故,再加上一字城和水师码头,对于仅仅只是跟团逛景点的人来说足够了。我先在护国门周围把主要的景点逛了一下。护国寺很值得一逛,有独钓中原的牌坊,该寺现在被改造成了博物馆,里面有当初那场战争的详细介绍。

印象比较深的就是王坚记功碑,王坚是击杀蒙哥那一战的主将,当时的身份是兴元都统制兼知合州,1259时,蒙古亲率主力围攻半年,最后蒙元大汗蒙哥身死,其总帅汪德臣身死。在受到朝廷的嘉奖后,钓鱼城军民立下了这块王坚记功碑。元朝统一后,将这块碑凿掉,改成了千手观音的石刻,文革时被炸毁。不知是不是天意,经过了两次劫难后,该碑还是留下了一句最重要的碑文“逆丑元主,王公坚以鱼台一柱支半壁”。可惜王坚被奸臣所忌,调任和州,郁郁而终。接任他的是庸才马千,幸好由于他儿子的投降,被很快解职,那场伟大战争中王坚的副将张钰接任。

1263年,宋廷任张钰为兴元府诸军都统制兼知合州,张钰是一个非常有性格的人,守城期间从未败过,直到1276年的时候,宋廷降元,他仍然固守钓鱼城,并且开始四处出击,期望凭借川中一城之地,光复大宋河山。为此,他专门派人去寻找二王,并且在钓鱼城预制了皇宫,这就是一种军人的自信。也许他太心急了一些,亲自带兵收复了重庆,可惜元军势大,围住了重庆,张钰巷战失利,被俘,途中自杀,尽了大宋军人的责任。

接任张钰的是他的副将王立,这个人似乎是个武林高手,经常充当敢死队的角色,每次都能全身而退。王立曾经收复过泸州,在此地杀掉了一个蒙古的千户熊耳。传奇的是熊耳的夫人,在那个时代似乎是个很吃得开的女人,她谎称姓王,结果就被王立收为义妹,还送到钓鱼城去伺奉老母。1278年,宋亡三年,钓鱼城孤立无援,城破是早晚的事。当年蒙哥临死时发誓屠尽满城军民为他报仇。熊耳夫人突然跳出来,说城外的主将李德辉是他的表哥,可以帮忙联系投降,而且可以保住一城军民,王立答应了,结果李德辉确实做到了,让忽必烈弃蒙哥誓言于不顾,保全了一城军民。也许,这就是钓鱼城最好的结局了。关于王立,历来褒贬不一,说他没气节的把他贬得要死,一些人道主义(中国古已有之)的信徒又把他和李德辉以及熊耳夫人捧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我觉得王立可以当小说的主角,打仗时威猛无比,还搞出个义兄义妹的传奇故事,后来舍一人之名活一城之人,绝对的以人为本。

逛遍了安排的景点,我来到了东南角,一直往西走到了薄刀岭,再往西就不是景点的范围了,天上下着小雨,道路有些泥泞,看着地图,我决定沿着西南绕城半圈,看看钓鱼城的全貌。整个南边都是悬崖,四周有很多农家的田地和树林,还可以看到山上的湖泊,即使是今天,这座钓鱼城都可以养活着许多人,就不用说当年了。向西走到拐角处时,到了一片农家的区域,和所有地方的农村没有什么不同,安宁恬静,穿过农家就没有路了,全部是泥泞,但是可以听到不远处石匠凿石的声音,问了村民,此处紧靠镇西门,石匠修路的地方可以一直通往奇胜门,看看地图,离出口不远了,于是我选择了走下去。

路上隔段距离就有几个石匠在雨中辛勤工作,他们一边修路一边修着城墙,看来等他们完工时,又多了一面墙可以看。路上泥巴很深,我的一双皮鞋基本废了,沿着钓鱼城的西缘一直向北走,差不多大半个钟头的时间,终于走到了一片水泥的公路,看到了一个工程施工牌,注明了“合川钓鱼城外城园路工程镇西门至奇胜门路段”,问了附近的工人,这里离我进来的大门不远了,而且111也从这里经过,于是我就停止了脚步,过了一会儿,一辆上山的出租车返程了,乘着它回到合川,然后回到重庆。

回想起来,钓鱼城纯粹从风景来看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景点,山上空气清新、树木丛生,往山下看去,四面都是悬崖、一片江山,山上的东西也很好吃,饭馆的价格非常厚道,菜的味道也很好。不过我一直沉浸在钓鱼城的历史之中,说它改变了中华的格局甚至挽救了欧洲就太远了,感动我的是一城的军民拼死抵抗外侮的精神。就用孙元良在山上的刻石作为结尾吧,“元鞑逞淫威,钓鱼城不破。伟哉我先烈,雄风万世播”。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