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1. 1. 武大和服
  2. 2. 邓女侠
  3. 3. 六连号
  4. 4. 周森锋
  5. 5. 东星破产
  6. 6. 弃老洞  
  7. 7. 大学生救人与挟尸要价
  8. 8. 暴走妈妈
  9. 9. 武广高铁 
  10. 10. 汉江截流

09年过去了,总该写一篇像样的总结。身边的事没啥好总结的,平时接受信息最主要的渠道就是网络了,这几年来网络的力量也是越来越大,甚至开始逐渐影响到整个社会的思维方式甚至价值观。这让我对统计学研究社会和历史问题又多了一分期待,既有大量的数据和样本做支撑,又有能够预料的简单清晰的结果,实在是很好的研究素材,这都是后话了。

我最常逛的论坛是东湖社区,对大部分网络热点的了解都是最先来自于此,在此选取了印象中比较热门的十个话题来讨论。虽然基本上都是局限于湖北,但是在其他媒体也被热议,还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武大和服

3月21日发生了武大和服母女事件,09年的武大实在是多灾多难麻烦不断,不知是不是和市政府作对的原因。这一事件发生在樱花盛开的时节,和服照相的母女被周围很多大学生围观声讨,在网上也演变成了痛斥汉奸和愤青的互相攻击。关于反日这东西,感觉这几年有愈演愈烈之势,年轻人没有不仇日的,不知是不是受了网络的影响。前老板十多年前在武大读书时就曾用窗帘布做过和服照过相,当时还被赞叹有创意,到如今就变成被围攻了。

现在的人就是这么奇怪,说道和服深恶痛绝,说起旗袍又是趋之如鹜。如果说是民族仇恨,小日本屠杀了我数百万同胞,固然该夷其族,但是后金屠杀我数千万族人就没人理会了。唯一的区别就是后金胜了,所以毁我华夏衣冠和民族精神,旗袍马褂居然成了民族自豪感的代表,尤其是嘉定三屠的后人更是疯狂追捧,要是老祖宗有灵肯定要从地里爬出来打人。小日本侵略时至少对我文化遗产和民族气节是尊敬的,而后金对文化的态度就是篡改,对气节的态度就是奴化,而且做得都很成功。如果说三百多年前的历史太久远,日寇侵华的历史其实也没什么人经历过,不知为何如此仇恨。我一直以来都不是仇日分子,因为如果我仇日的程度和大多数人一样的话,将这个仇恨放大百倍于后金,现在的工作肯定就是对其后人杀人放火了。而现在的我是一个很正常生活的人,所以这个仇恨缩小百倍后我对日本人就不是很恨了。

即使光从衣冠上来看,所谓的唐装绝对是老年痴呆者穿的,旗袍如果由身材好的人穿很像风尘女子,由身材不好的人穿实在是出来吓人,比起和服差远了,其实如果仅从穿衣的角度来看,这些都比时装差远了。如今国人仇日和追捧唐装旗袍的风潮很显然不是自发的,至于是人为操纵还是群体思维,就要用科学的方法去研究了。

邓女侠

第二件就是5月10日的邓玉娇案了。良家女子邓玉娇因为被镇政府3名工作人员猥亵,在冲突中用水果刀刺死1人,刺伤1人。以前都是强势群体欺压弱势群体的新闻,出现一个民女反抗杀人的事件就被炒得很热,尤其是整个事情就像电视剧,反面角色作威作福还掏出钞票打人,赤裸裸地侮辱,而女主角自立自强,工作虽然卑微但时刻保持着一颗高洁的心。最后的舆论也都是一边倒,结果也还不错。

关于是非或者社会风气的讨论已经太多,我只是想起了以前曾经写过的关于刺客的一篇博客,如果说人类社会只有一个绝对公平的公理,那就是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可惜的是,如今的弱势群体,比如邓玉娇,如果想维护自己的尊严,似乎只有这一条公理可用了。之所以这类事件很少,是因为更多的人选择了放弃尊严。邓玉娇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湖北女子,所以在没被当今价值观完全同化的基础上还保持了一颗刚烈的心。不过我相信在当前价值观的熏陶下,尊严感之类的东西肯定会越来越淡,不过邓玉娇们的弱势肯定也会越来越弱,至于两者的合力会朝哪个方向发展就说不准了。

六连号

6月12日,武汉市5141名困难家庭市民参与一个经适房小区公开摇号,结果中签的124名市民当中有6人的购房资格证明的编号是连号。经查,6人申请材料系造假,购房资格被取消。这件事情只是很多黑幕中的普通一起,我想说的并不在此,仅仅是概率题而已。非常凑巧,仍然在湖北,7月29日,老河口市第二期经济适用住房把摇号结果发在了网上,很快被网民发现在1138户具有购房资格的申请者中,抽中了514户购房者,其中有14户资格证编号相连。前一个概率媒体报导是千万亿分之一,后一个是华中大统计系副主任估算出来的百分之一左右。这个差别太大,于是网上突然间出现了大批的概率计算爱好者。

现在搜当时的文章,发现研究的人还真不少,大部分都不是科班出身,但是仍然乐此不疲,从他们的文章来看,大多经历了从最开始的轻视到下功夫钻研到算出个约数的过程,这不正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吗,从这一点来看我觉得是一件好事,至少以后媒体再发布概率的时候需要仔细算算了,不像以前的一些体育新闻那样错得离谱。

这两个概率我也算了一下,如果要精确地求解,我写了个递归的函数,六连号算出来确实是千万亿分之一数量级(之前估算只有五千万分之一左右),十四连号那个就算不出来了,光一个分母的组合数就要转成对数运算才不会超界,算个五连号就已经很慢了,粗略估计了一下如果按照这个算法用我这台电脑这辈子是算不完了。不过这个概率直观地感觉就比较大,可以用模拟,大家算出来的也都差不多是百分之一的数量级。

这样看来老河口这群人比较冤了,至少这个结果不能拒绝他们的清白。现在大家都有了统计的意识,以后想在这方面作假的要小心了。

周森锋

6月21日,周森峰当选湖北省襄樊宜城市市长后,23日上午,网上流传帖子《最最年轻市长硕士期间论文涉嫌抄袭》,记者调查采访,发现帖中所言“与他人早前所写的论文相似度超过50%”属实。基本在同一时间,关于周市长出行由他人打伞的照片也出来了,总之,几乎在一夜之间,原本是前途无量年轻有为的市长一下子变成了作威作福弄虚作假的赃官。

对于周森峰本身来说,抄文章确实被考证出来真有其事,让随行人员打伞也确实是有图片为证,他到今天的地步也确实是自己造成的。但是放眼当今,毕业论文完全原创出门自己打伞的官员也不是很多吧,这其实和经济问题一样,要是查你你肯定跑不掉。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以前是上面说要查,而现在是网络上查,查出的结果之所以具有轰动效应,因为他不到30岁(29岁)而且是市长(其实只有正处),最开始查的那批人行为也不一定正义,很可能就是政敌。这些都是很正常的现象,现在觉得新鲜是因为网络的杀伤力突然间体现出来了,从去年九五至尊开始,至于杀伤力究竟能大到什么地步,有待新的案例检验。

东星破产

8月26日,武汉中院裁定东星航空公司破产,使得东星航空成为我国第一个破产的航空公司,也是我国新破产法颁布后首例跨境破产重整案。关于东星航空,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是东湖社区上的热点,包括兰老板,在湖北企业中是一个绝对的异类,大家似乎一直都不相信这种存在方式,终究还是没能挺过金融危机。其实从之前的烂尾楼到国航进驻的传闻来看,这个结果是可以预见的。民营企业绝对不好活,尤其是这段时间国进民退成了主流。

这段时间比较有意思,外企养肥后开始大口吃肉,衙门能喝到的汤都少了;本地的民企能活得好的都是比耗子还精的,很难搜刮到几分油水;就只能卖地过活了,如今房价越来越高终究是很危险的。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国企,至于国企能做成怎样,只能慢慢看了。

弃老洞  

九月份关于“弃老洞”的新闻,最早出自《中国国家地理》第9期由黄绍坚撰写的《难以相信:中国发现大量弃老遗迹》一文,一时间纷纷被各大媒体转载。纷纷反省国内的弃老传统,并对孝文化质疑。

我找到了这篇文章的全文,一共3万多字,作者是用游记的态度做考据的事,通篇都有一个前提,就是假设那些疑似的洞就是弃老洞,然后分析洞的设施如何地残忍。如果从学术上来看,该文并没有任何能支持这些洞就是弃老洞的证据,比如证明不是私设刑堂关犯人的。所有的证据支持都是当地人的传说。

其实“弃老洞”的真实性并不是很重要,原文也只是展示一些痕迹并做了一些猜想。到了媒体转载的文章中就全部变成了对中华孝文化的质疑。我觉得这是非常危险的事。如果证据确凿用来引发国人的思考倒是没什么,但仅仅只是一种猜想就被定性为真实事件并引申到中国没有孝文化的传统,就有点别有用心了。现在人们一说到中国人固有的劣根性就有无血性和无底限,其实这恰好不是中国人的传统,大明及以前都不是这样的。辛亥之后荡涤乾坤,但是今天的人还具备这样的劣根性,不能不说有心理暗示的因素在其中。而孝的传统基本上一直传承了下来,如今受到质疑后,难免会影响今后的心理暗示,如果真是别有用心者之功,肯定还会发生类似的事件。

大学生救人与挟尸要价

背景是10月24日长江大学救人英雄事件。当时10多名大学生手拉手扑进江中营救溺水少年,两名少年获救,而3名大学生不幸遇难。这群大学生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感动,这一点很一致。问题是之后关于见死不救和挟尸要价的报导。相信大多数人最后获知的“真相”就是当时的渔船见死不救,故意等人淹死然后捞尸赚钱。这个就有些太黑暗了。实际上从当时很多目击者发的帖来看,挟尸要价的船根本就不是当时的船。我从小在那片水域长大,深知其中危险,也知道当地常年漂在水面讨生活的人的一些迷信,他们认为溺死鬼只有找到一个溺死在相同地方的人才能超度,所以渔船上的人下水救人肯定不会积极,这是传统的陋习。实际上也是这样,渔船上没人下水,但是为救人确实提供了帮助。当地捞尸赚钱的人也确实存在,因为水域复杂不是谁都捞得到的,很容易被恶霸垄断,这次事件中就有这样的恶霸,这是如今唯利是图的恶习。单看陋习和恶习都是很正常的,要是把两批人两个事情人为地联系在一起就成了看着人死赚尸体钱,就是穷凶极恶了。

之所以在媒体的报导中成为这样的结果,肯定有媒体吸引眼球的原因。但是主要的原因是网上的人对如今的人性已经不抱有多大希望。任何事情都倾向于朝黑暗的方向想。这种倾向肯定会产生一股合力,并引导舆论的发展方向,确实比较危险。

暴走妈妈

背景是11月3日武汉的暴走妈妈事件,暴走妈妈为消除重度脂肪肝将其移植救子,连续七个月每天暴走十公里,终于通过手术成功把自己合格的肝脏移植给了亲生儿子。刚开始我觉得这个新闻的看点在暴走,没想到后来发现网络上的关注点都在移肝救子。该妈妈还成了道德模范。我相信,在我从小生活的地方,遇到这种情况,大部分妈妈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现在成了道德模范,说明在当今社会里亲情逐渐淡漠了。不过从这一事件的广泛关注来看,人们心中对于亲情的认可是没有异议的,这应该是当今最被认可的美德了。希望以后更多的美德可以被社会广泛赞扬。

武广高铁 

12月26日9时,武汉、长沙、广州三地同时首发中国国产时速350公里和谐号高速列车。至此,经过4年半的建设,这条世界上一次建成最长、运营时速最高的武广高速铁路正式投入运营。之前一直听说这条铁路在建,没想到这么快就建好了,而且比新干线都快得多,据说试车时曾达到500公里,和磁悬浮差不多了。这说明我朝的建设力量还是很强大的,要是少搞一些三峡之类的无聊工程,多搞些这样的基础建设就好了。

武汉和广州分别是内地的科教第三和经济第三,如果算上人才和经济的自我造血能力,各自至少都是第二。两地人员流动极其频繁,这条线路开通后使得两个城市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看来,以后解决地域发展不平衡的差异都要靠交通了。不知道是扬汤止沸还是釜底抽薪。

汉江截流

同样在12月26日,作为南水北调中线配套工程,位于湖北省潜江、天门境内的汉江兴隆水利枢纽实现截流,汉江下游将面临缺水。而从长江引水至汉江兴隆河段的引江济汉工程,一个月前其通航控制性工程已在潜江市高石碑镇开工,进入实施阶段,计划4年完成。

这条新闻和当日的武广通车相比很不起眼,也没什么人关注,但对我来说是09年最震撼的一条消息。至少说明南水北调是不可逆转了。若论我朝的重大工程,南水北调是最无耻的掠夺。就算首都不应该缺水,实际上如今海水淡化的成本已经远远低于南水北调了。之前听说这个工程推迟了五年,原来是原计划2010年进京,如今要到14年才能完工,这时就跳出来一群专家说这5年时间完全可以用海水淡化来满足北京的缺水。既然这五年可以,为什么以后不仍然这样,而且海水淡化既便宜又环保,如果大力扶持使得海水淡化技术能更进一步,对全人类都是功德无量的。其实问题的关键既不是北京也不是水,而是工程。

黄河淮河被治断流了,如今汉水也断了,不知长江还能撑多久。至于引江济汉,就像学术界的近亲繁殖一样,是不可能指望纯净有生机的。只是希望荆州能够抓住这百害中的一利,让这个超级古城重新焕发生机。

若论全国范围,09年的热点远不止这些,这几年来网络上的热点越来越多,影响也越来越大。现在开始整顿的确是个好时机,不知10年还能不能看到这么多新闻。

文章目录
  1. 1. 武大和服
  2. 2. 邓女侠
  3. 3. 六连号
  4. 4. 周森锋
  5. 5. 东星破产
  6. 6. 弃老洞  
  7. 7. 大学生救人与挟尸要价
  8. 8. 暴走妈妈
  9. 9. 武广高铁 
  10. 10. 汉江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