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这里要说的小古,不是下围棋那个小古,而是一个国际友人,搜索界的一哥,大家都尊称一声古哥(其实是我自己尊称的)。古哥给自己起名的风格和很多高人一样,就是先找一个能精确描述自己的很高深的字,然后略改一下绕个弯子,比如他的英文原名就是10的100次方的意思,毕竟是搞搜索的,一下子把这个海量的数字搬出来,专业啊,然后改动后两个字母,就成了一个极其响亮的名字。到了天朝,就要起个中文名,天朝人看待搜索是不懂什么海量数据的,很简单,把别人说的话给我找出来就行,这个叫做“从十口,识前言者也”,却也巧了,正好是个古字,和古哥家乡人眼里的天朝一样,一个硕果仅存的古国,最爱向国际友人炫耀的就是老祖宗的四大发明和自己的古国地位,实际上把老祖宗的东西都忘光了,友人们就纳闷了,这群人好好的忠孝仁悌玄之又玄兼爱非攻一念三千白马非马因利制权自己都忘了,挖出四个垃圾的发明当宝一样,以为是个科技就可以和俺们洋大爷交流了,就像一个癞蛤蟆不来和我讨论蛙泳反而以为自己搞了个蛙跳问题就来和我讨论数学,这不是侮辱我的人格,是侮辱我的智商。

话又说回来了,其实不管蛤蟆和我讨论什么,我都是鄙视它,因为它不是我的族类,但是如果蛤蟆活在信仰蛙神的地方,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洋大爷看天朝其实就是这个心态,你以为有个什么四大发明就能在我的世界被我尊重吗,其实就是个蛙跳问题而已,要想人尊重蛙,只能是在信仰蛙神的世界里,那里蛙神打个喷嚏都是龙卷风。这才是蛙的生存之道,才是规则。

古哥的族人怎么想就先不管了,扯得有些远,话说古哥发现了古的含义后,深以为自己发现了这个古国目前的心态,自己都想尊称自己一声哥,正好古哥这个词又是英文名的谐音,就是它了。可是古哥为人低调,而且搞搜索出身的人统计都不错,这可是被公众认可的唯一搞预测的科学,虽然不如我们这些搞算卦的人专业,预测能力也还是可以的,很显然预测到了今后的某个时期在该朝的互联网上哥这个词是要被膜拜的,折福折寿啊,况且关于古这个字的来源如果被有识之士发现了就不要混了,无论是谦虚还是趋利避害,古哥这两个字是不能叫了。心欲求之奈何求之不得啊,心欲求之是个欲,求之不得是欠啊,就把欠拿走送给哥吧,欲剩下一个谷,哥变成了歌,还真巧了,又是一个谐音,很显然就是这个名字了。为了忽悠一下民众,再扯一扯什么丰收之类的,民众很高兴,古哥在偷笑。

话说古哥在蛮荒之地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到我天朝来谋生活,天朝一个很老的笑话就能解释,钱多人傻速来。古哥生于我朝代表元年,代表三年时就开始提供中文搜索服务,那时还是太上皇在位,当时政通人和百废俱隐,处处歌舞升平,太上皇发迹于东海一隅繁华竞逐的上海,用当地的土话来说,那是很灵的,窃以为太上皇百年之后可以谥为灵帝。不过那时确实是网络的黄金时期,至少以前我最爱上的一个一塌糊涂的论坛就经常乱发议论都不会被干掉,古哥认准了这一点,磨刀霍霍准备进来淘金。

不知是不是太磨蹭了,正式进来时已是发展四年,太上皇早已退位,今上登基已经四年,古哥同乡的一个动物牙虎早就赚饱了离开了,留个假虎皮让天朝自娱自乐,因为世道变了啊,毕竟人类特别是专业精神很强的人类,嗅觉都很不灵敏,比动物差远了,于是古哥虽然也赚了不少,但总是很被动,特别是今上改年号为和谐后,简直是举步维艰啊,一会儿妥协一会儿涉黄,完全是欺负老实人,我们的古哥虽然出身蛮夷,可是不像牙虎和某软体动物那些同乡的动物那么唯利是图,古哥也是很有气节的,这也是我尊称一声哥的原因,宁可走也不妥协,即使要走也要干干净净地走,钱我不赚了也要坚持我的原则,于是古哥终于决定在我朝和谐三年年初潇洒地离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身为天朝子民,虽然对古哥非常赞赏,但是他要走,我是极其欢欣鼓舞的,毕竟网络就是个泡影,可以博识,但不能开智,而我朝子民最缺的恰恰是脱蒙开智,我一直相信修为的法门在精进而不是多闻,只有像古哥之类的都走远了,众生一心精进了,这世界才有救。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