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上周到香港玩了几天,算是第一次出了境。周五下午飞到深圳,在机场旁边的双溪威住了一晚,去年在这儿呆了两个月,一放好东西就到下十围村的那家虾粥店,不过味道没有以前好了,虽然虾的质量还是不错,但是粥不怎么入味。周六九点乘最早的一班大巴到香港。我是在淘宝上订的酒店,九龙佐敦地铁站旁边的豪境,比较便宜地段也不错,在地图上可以找到。刚好深圳机场直达香港的大巴在酒店附近有一站,所以就乘机场大巴直接过去,走的是深圳湾口岸,比罗湖那个人少。

半小时就到了口岸,人比想象的要多很多。整个大厅蛇形排队,不过是那种贪吃蛇打到最后布满整个屏幕的蛇形,中间都是用弹性带隔离,所以插队的人很多,有好几次被几拨人把隔离带冲破了然后挤到前面,埋怨声怒吼声此起彼伏,异常混乱,看了这个场面,我很能理解香港人不愿意修高铁和大桥的心情。深圳湾口岸是一地两检,出了第一道关后,还要排队过香港的关,这边秩序要好不少,过去后换到香港那边的大巴,就停在过关前约定好的车位上,凭买车票时发的胸卡上车。看看表整个过关时间花了一个多小时。

香港关口附近的山很多,比较荒芜,路上有很多卡车,过了一会儿就没有中国移动的信号了,搜索了一下,有3(2G)、CSL、PCCW、SmarTone-Vodafone、中国移动香港这几个服务商的信号,让手机自动选择,会随着地方不同自动切换,基本除了中国移动香港以外,其他的信号都出现过,发短信打电话都没问题,漫游的价格也都一样。

下车后顺着地图找到酒店附近,问了路人,他们都可以听懂普通话,而且很热情地指路,所以很顺利地找到了酒店。由于在淘宝上已经支付过了,登记通行证后就直接入住。电梯实在是太小了,不过速度很快。到房间后进一步领略了什么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床基本和我差不多长,整个房间里都要很小心地走路,一不小心就会碰到东西,洗澡间和卫生间就更小了,转身都要小心。不过设施设备都很齐全,也很干净,短住几天还可以。

楼下就是庙街,非常热闹,只是街上的人大多瘦不拉叽的,不像古惑仔。吃饭的地方很多,随便找个小店吃了云吞面,虾肉很大只味道也很不错,价格也便宜,云吞鱼蛋青菜之类的都只有十元,一顿饭吃下来比上海的小店还便宜。

到香港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购物了,买了一对Tiffany的戒指要比上海便宜几千,这边黄金也便宜,算成人民币260一克。街上遍地都是金店,标价都是论两而不是论克,而且是十六两一斤的古制,和我以前买印泥时一样。大商场最集中的区域在铜锣湾附近,很多顶级品牌在这边扎堆。从佐敦地铁站走到尖沙咀,沿着敦弥道,路边有很多小店,和上海大多数大商场里的大多数品牌档次差不多,尖沙咀周边也是购物的黄金区域,除了硬件环境要比上海的大商场差些,东西又好又便宜。旺角地铁站附近是另一个购物的区域,环境更差,像是地摊。

除了购物,我最关心的就是吃了。这边的茶餐厅食物的种类很丰富,用量也很足,原料都很新鲜,味道偏淡但是鲜味可以弥补,同样环境的店价格要比上海便宜,和北京差不多。在这边人均一百出头就可以吃得很满足,在上海恐怕有些难。虽说饭店吃饭价格和上海差不多,但是逛一下当地的超市,发现日常生活的花费确实要比内地高不少。

香港面积比较小,好玩的地方不多,去了一趟海洋公园,感觉风景还不错,那些游乐项目我都不敢玩,看上去应该还可以。海狮海豹水母鸟类等馆和内地的差不多,有个中华鲟馆广告很多,似乎要开馆了,不过以前在长江边上看腻了也吃腻了,没什么兴趣。最赞的是海洋馆,也许内地海滨城市都能轻而易举地修建更大的馆舍,但是要想让如此数目巨大品种繁多的水族生灵和谐生存恐怕很难,尤其是看着成群结队的苏眉从我眼前掠过,不由得食指大动。

晚上可以乘坐天星小轮从港岛到九龙,饱览维多利亚港的美景。第一次来可以乘坐天星维港游,被国家地理评为人生五十个必到景点之一,很多外国人早早地就在那里排队买票。尖沙咀、中环、湾仔、红勘都有码头,七点那班不错。最好是从尖沙咀上车,回到尖沙咀时刚好八点,可以看到幻彩咏香江。一个小时的船程可以把维港附近的建筑都看遍,晚上的香港还是不错的,虽然没有上海那么高的楼,可能比重庆也不如,但是楼很密集。幻彩咏香江是每晚八点的一个保留节目,由两岸各个建筑中安置的激光镭射装置打出各色光线,再结合音乐,合成一场十分钟的高科技表演。刚看时比较新鲜,不过看完后比较失望,可能是香港这边激光技术还不怎么行。看完幻彩咏香江后直接走到星光大道,路边有很多大妈在跳舞,看来只要是华人的城市就有晚上跳舞的大妈,唯一的区别就是舞的种类,这边大妈跳的和内地酒吧里跳的差不多。整条大道的地板上都刻着香港娱乐界的明星的名字,有些还有手模,老到白光小到张柏芝都有。路边还有歌手自弹自唱,很多人围观,还有人摄影,很专业的班子,唱粤语时听不懂,唱国语时感觉水平很一般,比快男超女差多了。

晚上还有一个好去处是太平山顶,海拔554米,港岛最高峰,比香山略高。要乘缆车上去,该缆车运营了一百多年了,这就是底蕴。一路上似乎是四十五度的斜坡,看着旁边高耸入云的民宅,恐高的我开始心慌,上山后要乘一层一层的扶梯到最顶部的观景台,扶梯的栏杆很低,往下看我就腿软,到了观景台就更可怕了,香港高处的栏杆都很矮而且很喜欢用玻璃,我都不敢靠近。去太平山顶的那天雾很大,完全看不到一点光,如果天气好这里是看香港夜景全景的最好去处,看不到也好,我就可以很快下山,踏上地面的一刹那终于感觉力量又回来了。

香港乘车比较贵,地铁一站就要三块。一般来说进港后买个八达通卡会比较方便,不过我还是习惯用现金,这边自助售票机很方便的,人也不多也不插队,一张票就是十几块,拿纸币买一点也不麻烦。香港还有种丁丁车也很方便,其实就是有轨电车,很窄很高,就像刀片在城市里穿梭,下车时投币两元,不报站,需要记住站次或者问司机。香港打车起步价是18元,每公里七块五,车很好,是丰田一款很巨大的车型,后排能坐四个人。看上去很贵,但是香港城市很小,其实也不贵,一般去一些地方二十几元都可以到。我们晚上从佐敦地铁站打车到中环那边的水街,地图上算比较远了,加上过隧道的费用也不到一百元。

周六到香港,周一离开,在这几天里主要靠脚把港岛和九龙旺角以南差不多走了个遍,算是对这个城市有了一些直观的印象。作为一个发达了一百多年的城市,而且中途基本没有断过,居然很多建筑仔细看上去都很破旧,似乎比起内地很多城市都要差。不过走在香港的街头,感觉还是很不错,在香港基本上每条路的走向都有它的道理,车流量非常均匀所以不怎么堵车,每个地铁站都有多个出口,所有的指示标志都很清晰,换乘非常方便快捷。虽然内地城市在经济数据或者高楼大厦上超过香港是指日可待,但要真正意义上超过香港,恐怕还只能指望现在还是农村的一些区域了。很明显的例子,这几十年来,经济飞速发展,越后发展的越有优势,纯粹从城市面貌来看,广州超过了北京,深圳超过了广州,上海超过了深圳,滨海超过了上海,重庆超过了滨海,这些地方的区别只是硬件设施越来越好城市越来越新,人们的生活还是一样的不便,文明程度也没有太多改变。在香港听金店的店员聊天,他们觉得回归后生活环境变差了好多,都很怀念以前英国人管的时候,现在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工作时间延长了很多,物价也升得快,他们还担心现在内地越来越强他们的生意会变差,我心里暗想,内地像这个样子哪怕再强,怕也难威胁到香港的生意。倒是香港,确实越来越内地化了,不是因为内地人过去的多了,而是政府越来越强大居民生活越来越苦,也许五十年后就真的变得一样了。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