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旅居江左两年有余,周边名城还有很多都没有游历,这次清明假期,难得天气很好,游览了镇江和扬州。

镇江是我心仪已久的城市,因为我从小喜欢的几首辛词都是在镇江写的,还有我欣赏的英雄皇帝刘裕也是镇江人。由于镇江和扬州非常近,而从上海直接到扬州又不方便,所以只能等个三天的假期将两地安排在一起。

具体的行程安排是三号下午乘动车从上海到镇江,在镇江住一晚,四号下午逛完镇江后乘汽车到扬州,五号晚上返回镇江,然后乘动车返回上海。

镇江市区包括京口区、润州区和丹徒区,通常说的镇江就是指市区范围,丹阳句容等下辖县级市没包括在内。那么镇江最有名的景点就是镇江三山,也就是金山焦山和北固山,此外还有梦溪园、米芾墓等。由于时间有限,梦溪园就不看了,当年看梦溪笔谈的时候就像在看小说,现在都还记得看到东方王母桃西方王母桃的时候是多么震惊,让我幼小的心灵从此觉得搞科学的人远没有搞文学历史的靠谱;米芾的性格我很欣赏,还没到清明就不去扫墓了,以后去襄阳时再拜米公祠。一天的时间正好可以逛镇江三山。

三山中名气最大的应该是金山,多半因为白蛇传中的水漫金山,其次是焦山,同为4A级景区,处于长江正中,很有镇江的风范。但是我最想去的是北固山,“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十几年前我就在想象登上北固楼时会看到什么样的风景,还有京口北固亭怀古那首入了语文课本的名词,这次还专门穿行于斜阳草树寻常巷陌,可惜完全没找到刘寄奴的丝毫痕迹。从长江上游到下游,按顺序分别是金山北固山和焦山,由于我们住在火车站,从路线优化的角度考虑,先去焦山,然后北固山,然后金山。

镇江是一座非常适合旅游的城市,因为其城市的布局极其清晰明了,市中心和主要景点都是集中在长江沿线一个长条形的区域,很容易一条线走遍,不是那些多点开花绕来绕去的堵城能比的。镇江火车站周围的环境很好,这就是非中心城市的好处,城市里都是本地人和游客,火车站就像公交车站一样,一点也不乱。基本上不管去哪里,火车站广场都有始发车,旁边就有长途车站,交通非常方便,我们住在广场西侧的镇江大酒店,条件不错又便宜,还是很满意的。

乘4路车,终点就是焦山,门票50元,进门后是一片正在维修的工地,不过真正的焦山是在江心,需要乘免费的轮渡到江心的小洲,首先要去的是著名的定慧寺,寺庙格局很大,佛像也很精美,大雄宝殿正中供奉着释迦牟尼、药师佛和阿弥陀佛,阿难迦叶胁侍,两壁围绕着十八罗汉,背后是海岛善财求法壁塑,后来在金山寺看到的也是这个格局,和以前参拜的佛寺的大雄宝殿都有些不同,不知是镇江历来风俗如此还是后世修缮时批量生产。沿着旅游线路的指示往前走,很多景点都是鞑酋乾隆的遗迹,那小子很喜欢这里,还建了行宫,写了很多打油诗。这片区域有个碑林还值得一看,后面有古炮台的遗址,看上去很古,过后就可以上山了。焦山高71米,所以很快就上去了,最上层是本世纪新修的万佛塔,高42米。由于厌新加恐高,所以没有登塔,直接下山。图中可以经过焦公洞,又名三诏洞,是东汉末年隐士焦光住过的,也是焦山得名的出处,如今成了一个小小的祠堂,还有香火。下山后乘渡船离开焦山。总体感觉,现今的焦山被整得有些乱,也许是因为没有什么很著名的典故,所以无从发力,整个园区看上去很不精致,完全浪费了大好的地理和自然条件。现在国内旅游业就是这样,要么穿凿附会要么思维枯竭,这是肯定搞不出好景点的。

出了园区继续乘4路车往回走,在甘露寺下,买票进北固山。进山后一直往前走可以游览整个北固山,右侧有小道可以通往太史慈墓和鲁肃墓。路口有个试剑石,定下了该景区三国演义传说的调子,记得小时候逛鄂州(古武昌,东吴故都)西山的时候也见过试剑石和比剑石,当时是石头加剑痕,这里的是比剑石雕。不过按照三国演义的记载,刘备东吴招亲的所有故事都发生在这里,整个北固山景区也是按照这条线索加传说修建的。一路上景点的解释都是书中的情节,哪里伏兵哪里遛马都有,比真相还真。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天下第一江山”的石刻,这句话是当年梁武帝对北固山的评价(南宋吴琚重刻,现存为满清程康庄所摹),后来也成了镇江的评价,重庆崛起之前似乎确实也只有镇江担得起江山二字。拜了甘露寺后往山上走,北固山只高58米,山顶是祭江亭,相传是孙尚香投江处。现在一想起孙尚香就想起三国杀,既能补血又能摸牌,实在是多面手,扯得有些远,不过看到介绍说这就是北固亭时,我觉得该景点的管理人员比我还扯。这个让稼轩感叹千古江山和不尽长江滚滚流的地方,变成了一个著名小说中毫不起眼的假亭子,悲乎。

出北固楼后打车回火车站,拿好行李吃完饭乘公交到金山。金山景区明显游人多出许多,从建筑和门票来看也比前两个精美很多。看来还是白娘子的影响大。不过进山后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整座山基本是刻意地回避白娘子的传说,只在边角有个白龙洞和一副壁画,提到了白蛇的传说,看来金山现在主打寺庙而不是传说。其实寺名标注的是江天禅寺也不是金山寺,这是康熙那小子起的名,殿内导游介绍时也很自豪地让大家看屋顶的雕龙,说这是皇家特有的,每朝每代的皇帝都要拜金山寺才能江山永固,据说我朝先皇也常来烧香。都说金山寺包山,到此地后真切地感受到确实如此,整座寺庙依山势而建,百转千回,流连其中,见寺而不见山。印象很深的是法海洞,是当年法海修行之处,法海其实是唐宣宗大中年间吏部尚书裴休之子,胎素生而信佛,后来一直在这个和关小萝卜头的那个洞差不多的洞里修行,直到挖出黄金并且拾金不昧交给国家,皇帝表彰建成此金山寺。从记载和该洞的实际情况来看,法海实在是一个有道高僧,也难怪金山寺不怎么宣传白蛇的传说。庆幸的是如今的金山寺并没有失掉法海的精神,明知白蛇传说可以带来更多的收入,仍然保留了金山寺的正统,实在难能可贵。离开金山寺时又回望了一眼,默念稼轩的“不是望金山,我自思量禹”,这首词当年高三会考的作文我还引用了的,一晃又是十年。

离开金山寺后在门口直接乘上到扬州的旅游大巴,可以开到文昌阁,票价13元,非常方便,从而结束一天的镇江之旅。虽然只参观了镇江三山,但是镇江给我的感觉远不止此。

镇江是一个非常舒适的小城市,我觉得完全应该是城市的典范,整个城区面积不大,道路横纵非常清晰,公交系统发达,不管去哪里都方便,节约很多浪费在路上的时间。吃东西也很赞,且不说特色的肴肉和封缸酒(口感好价格便宜就是太甜)是多么美味,从一路上的酒楼食肆林立就可以看出这里的饮食文化是多么发达,街上最多的居然是火锅和川菜,可见当地人真的爱吃,因为当地特色菜餐馆一般是给外地人吃的。

镇江虽然城市面貌不是很新很现代,但是经济实力还是不错的,市中心的八佰伴就可以看到很多顶级品牌,这里衣食住行都方便,有历史有文化,经济还不错,人们生活质量都很高,我觉得这才是城市应该具备的功能,目前的大城市模式可能有些病态了。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