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从古至今,任何一个地域如果要说自己有文化有底蕴,无外乎三个条件,一是政治地位,二是经济地位,三是所出名人。任意占上一点就不得了了。别的先不说,今天单说经济地位,最有底蕴的显然是扬州,从唐朝起就有杨一益二的说法,一直延续到满清,基本都是最富的,现代人的理想是“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古人的理想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如果今天的上海还能保持如今的经济地位1000年以上,以后的后人可能就会把上海和扬州相提并论了。自我朝君临天下以来,胡乱治水运河已经不靠谱了,内陆地区离洋大爷太远不要想搞经济了,因此扬州很快被周边沿海的小弟们超过,幸好扬州是我朝太上皇的龙兴之地,其在位期间着实给了扬州不少好处,虽然没有恢复其经济中心的地位,但是城建水平绝对属于一流,毕竟太上皇如今的活动范围有很大一部分在扬州。再加上扬州自古传承下来的美景胜境,使得如今的扬州成为了一个非常舒适惬意的小城。

对于扬州,我自然是慕名许久,很小的时候学“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时候就很向往,后来读小杜诗时对于“春风十里扬州路”、“二十四桥明月夜”、“十年一觉扬州梦”就更向往了。再往后,了解了南宋末年和南明时的历史后,对扬州及当时的军民更多了几分敬佩之情。

五号正值清明,来到扬州,可以为李庭芝将军和史忠烈公扫墓,查了资料后发现李将军的双忠祠已经被拆迁,史阁部的纪念馆位于市中心,如今已成为一个著名的景点。计算了一下最佳路线,开始游览扬州。

早上到汽车西站先买了晚上回镇江的车票,然后在西站乘61路游览车,途经扬州一些著名的景点,包括古城墙护城河等,直达终点平山堂。

虽然车站名为平山堂,实际上景点名为大明寺,不过门票中包括了平山堂,如今两个景点已经合二为一。大明寺是宋武帝刘裕大明年间修建的寺庙,因为出了鉴真大师,我朝用来当作联络日本的利器,因此一直都保存得很好。在寺庙里,我看到了太上皇和今上的照片,看来他们也经常来,这就不仅仅是外交的意义了,毕竟他们都算是扬州人,这座寺庙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就不是我等揣摩的了。

寺院很大,格局清晰,一路参拜过来后开始寻找平山堂,毕竟是欧阳文忠公修的著名建筑,在我根本不知道大明寺的时候就背过东坡的那首“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了,找了好久才发现平山堂原来就在大雄宝殿左侧,没有很显眼的标记,看来游客都不是为它而来,除了前面的小院子和一个欧阳祠以外,其他都挪作他用了。我在墙壁上一片很山寨的黑色涂料中看到了东坡的这首词,千年不见老仙翁了,壁上龙蛇很呆没有飞动的感觉。太上皇和今上的照片其实就在平山堂的范围内,但是他们都是为大明寺而来,陪同的也都是高僧,虽然我是信佛之人,但是作为读书人,看到欧阳老师如此受冷落还是有些不平。

出了大明寺和平山堂后就是瘦西湖的北门,游览瘦西湖是下午的计划。直接乘车到瘦西湖在护城河边的那个门,走路去史可法纪念馆,中途经过了天宁寺,如今被改成了中国佛教文化博物馆,山门成了售票处,不过现在都免票了,天王殿成了游客服务中心,四张很Q的天王画像代替了雕塑,大雄宝殿成了佛教文化的宣传场所,这个非常赞,在里面走一圈,在图画视频文字和雕塑的介绍下,可以对整个佛法的发源传承有很清晰的了解,内容都很专业,明显是高僧做的,而不是景点做的。后面的华严阁和万佛楼作为扬州和佛教的介绍,也可以了解到很多东西,扬州和佛学的渊源很深,实在是一个好地方。

离开天宁寺,终于到了梅花岭,其实是史可法纪念馆,原来称梅花岭,但是岭好像被夷平了,只有个小土丘,整个纪念馆内就像个小小的园林,保存了很多文字和文物,逗留许久,虽然是清明,但是纪念馆内并没有很多人,史阁部坟前摆放着一束鲜花,花还没有凋零,不知是谁摆上的,除此之外再没有人,我伸长手将坟头的落叶石渣和鸟粪清理干净,算是对忠烈公的凭吊,过多的感想留待下一篇博客吧。在园区内还有一座广陵琴韵的小楼,是一个研究琴韵的佳处,很像一个豪华的小宾馆,我还纳闷怎么研究琴研究到史阁部这儿了。后来看了墙上的照片才明白过来,这是太上皇的活动范围,最近的一张照片是一年前的,很早以前太上皇就带金日成来过这里,看来他是很推崇史公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史公祠留下了而双忠祠没留下的原因吧。

离开史公祠后打车回酒店,吃了午饭后打车到个园。这是四大园林之一,和苏州的拙政园,北京的颐和园,承德的避暑山庄齐名。北方的两个完全是建虏们修的,入选应该不是凭园林,苏州的几个都不比拙政园差,这次来到个园后方知天外有天。整个园林布局非常清晰,这是我喜欢的风格,苏州园林最不爽的就是长廊太多,弯弯绕绕,不知逛到了哪里,特别是人一多就很烦。个园不是这样,整个园区分成三个部分,一是竹林,二是假山,三是住宅。竹林是亮点,个字得名就是竹字的半边,整片竹区就像是一片竹子的博物馆。假山区和苏州园林的格局很像,有假山有池有楼,但是其假山似乎要高明得多,虽然山洞楼梯都很小让我撞了几次头,但是其设计完全是三维立体的,假山不仅远观起来层峦叠嶂,走进去也会有迷了山路的感觉,比苏州园林要有趣味得多。住宅区就很庄重严整了,毕竟是盐业商总的家,看上去和王家大院很像。总的来说,个园是我觉得最好的一个园林。

游完个园就是瘦西湖,虽然有西湖二字,但是和杭州的西湖一点也不像,最主要的就是瘦西湖被围墙围起,买门票才能进去,而景点的水域很少,湖面瘦得就像一条小河,难怪取名叫瘦。由于瘦西湖被改造成了公园,水面以外很大一片区域都是人工修建的草坪园区等,和普通的公园没什么两样,十分无聊,我们沿着河边走,最宽处还没有汉水宽,实在和我印象中的湖相差很远,可怜的瘦西湖,得名是因为湖中的才子佳人,如今纯靠湖面的短处示人,浪费了大好名声。

游完瘦西湖后就乘车返程,接近吃晚饭时间,很难打车,幸好从南门出来后一直往前走有趟公交20路可以直达西站。到了西站后发现到镇江的流水班排了两百多人的长队,而且前面的队伍被插队的人越弄越粗,很果断地退了票,打车到镇江火车站。从镇江乘火车回上海,结束了三天的行程。

到扬州的第一天吃了淮扬菜,本来想去福满楼的,查点评网发现排第一的是食为天,去过的都说味道更好,于是去了那里。生意实在太好,该酒店没有两人桌,全是大圆桌,遇到人少的只能拼桌,由于看到等待的人实在太多,也就接受了,还好是和一家五人拼了一个大圆桌,空间还是很大,服务态度也非常好,看看四周,基本都是拼桌的,大家都觉得很自然。点了大煮干丝蟹粉狮子头银鱼羹清蒸白水鱼等,吃起来味道确实不错,很淡很入味,有些颠覆我的饮食观,毕竟淡的东西是很难入味的,而扬州菜可以。

一天的时间逛扬州有些不够,留待下次了,扬州绝对是一个值得经常来的城市。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