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上个月出差在英国呆了两周,第一次踏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小时候学历史,总以为英国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两个国家之一,后来发现很多都是虚名,尤其是这几年看球,总是不自觉称其为鸟岛。直到加入了一个英国公司,对这个国家的了解多了一些,发现这里是真正地信仰自由,工作也很勤奋,格局比我想象的要大一些。

出去的那天正赶上台风,航班取消,英航也被换成了维珍。对于维珍,我是耳闻已久,以前听说有一个机长在台风级别强烈侧风的情况下强行着陆,对于恐高恐飞机的我来说,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上飞机前就买了一大瓶酒使劲地灌,还好风平浪静,到达希思罗机场的时候酒也醒了。乘坐机场快线到 Paddington 站,看着乱七八糟的人群和各种淡定蛋疼的表情,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异域的风味。

我们住在 Bath (巴斯)的郊区,这是英国一个著名的旅游城市,以温泉著称,保留有罗马时代的澡堂,可惜不能进去洗澡。英国一年四季阳光不多,每年的这个时候,位于南部的 Bath 就成了一个熙熙攘攘的度假目的地。市中心被雅芳河划过,由于在国内见到 Avon 的标识太多,第一次见到让我一时以为是条和尼罗河汉江一般影响人类历史的河流。细看来发现其实就是一条闲适而优雅的小河,岸边的水草绿得发酥,肥得流油的水鸟在河面游泳,肥得飞不动的鸽子在岸边散步。河边的市中心的路上,太阳晒得人头晕,但是背着背包的游客和晃晃悠悠的车子都还是慢吞吞地走。停车场里的投币机明显比山寨货都不如,投多了也不会吐出来,但是也有投完币拿着票的年轻人突然不想停了将票随便送给路人。这个小城的一切都是非常随性,就像夜间公路上轰鸣的马达声一般。

巴斯附近的景点不少,著名的有巨石阵,不过听说没意思,就没有去,按照我旅游的习惯,凡是被围起来要买门票的地方基本就是不值得去的地方,就好比伦敦塔和伦敦眼。因此在巴斯及周边,我觉得最好的景点就是 Castle Combe,一个号称英国最美村庄的地方,都是用石块垒起来的房子,各种颜色鲜艳的花,就像画里的一样。天黑后酒吧的灯都亮起来,各种各样美味的啤酒,先喝了一品脱的 Guinness,因为它最有名,感觉很苦,直到喝到 Stowford,才发现这个真是好喝,看来我还是喜欢甜一些的酒。发现了 Stowford 之后,酒吧就成了晚饭的主要场所,英国的东西普遍简单,牛排基本都只有全熟和半熟两个选择,还是鱼和土豆条好吃些,就像米饭一样,没什么味道,但是也不讨厌。

在巴斯的最后一个周五去看了场球赛,一个一小时车程的小镇,主场是绿森林流浪者,一个英格兰五级联赛的小角色,客队是斯托克港,看上去很厉害。前半场让我这个长期看中超的人惊呆了,绝对完爆我当年看中超时的前恒大时代的除光谷外的任何一支球队啊,中场时估计他们下半场跑不动了可能主队的反击要赢,没想到下半场还是一样亢奋啊,我觉得都可以爆掉光谷了。最后 1:1 战平,看来英格兰的足球果然厉害啊,五级联赛都比中超好看多了。

周末去了伦敦,这个据说是地球最强城市的所在。正好鸟也在,也计划好了行程,正好 Fan 也要开车经过那里,乘个顺风车再去倒地铁。本来定了个地铁站旁边的酒店,紧挨着圣保罗大教堂,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方便,没想到那一站在维修,据说修了好久,只能提前一站下车,幸好有 GPS,沿着泰晤士河走过去也不是很远。见到鸟时他刚喝完咖啡夹着一本英文书一脸颓废的样子,一看就是做好了暴走的准备。于是开始了一天的暴走。

先是圣保罗,从外面看真有和圣彼得比肩的样子,不过里面要小得多,还有很多很虔诚的人,我们怕进错了地方赶紧离开。直接走到大英博物馆,一看到大门和广场就让我们叹为观止,鸟连忙拿出他的胶片旁轴的相机让我给他拍个照,我接过手就是刷刷刷连按三下,他一下子脸就绿了,以后再也不让我拍了。

之前一直知道大英博物馆很大,所以我们决定走马观花,没想到也花了三小时,就和逛世博一般,每个国家馆都想看。总的来说,埃及的几个馆最让人惊叹,如果和国内我去过的博物馆相比,除了三星堆没有谁能比得上,可惜三星堆没有文字而且不是主流文化。不知是大英的格局够高还是别人的东西不心疼,所有珍贵的东西都不设防,都可以摸,我把埃及馆的东西一路摸过去之后感觉自己境界好低,但是看到一个神庙被原样搬过来之后觉得这群建馆的人境界更低,于是我心里平衡了。其他的馆就一般了,尤其是我期望很大的古希腊古罗马馆,青铜器之类的连同时代的荆州馆都不如,就不用说玉器漆器什么的了。作为抢遍天下的大英,自然不止这个水平,从其印中馆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好东西都藏起来了,可惜我们看不到。

逛完大英博物馆我们在街道觅食,找到一家韩国菜馆,吃了五花肉炒饭,然后在西区闲逛,鸟买了很多戏剧的宣传册,据说他们有个圈子一到冬天就飞到伦敦看剧,追不同的演员扮演的不同的角色。逛的时候还经过了中国城和一些户外店,看我的 GPS 轨迹已经变成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线,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国家美术馆旁边的广场,有各种各样的艺人和演讲者,还有反骚乱的人。当时正值骚乱盛行,可惜只看到一些反骚乱的人士没见到骚乱人士,是一个不小的遗憾。逛到白金汉宫时发现门票已经售完,就在旁边的圣詹姆士公园逛了逛,还听了草地音乐会。去唐宁街十号时发现街口被铁门封住了,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

鸟预定了一个很有品的死胡同里的饭馆吃晚饭,叫做 Sarastro,里面的格局就像剧院一样,菜的味道还可以吧。吃完就去了 Her Majesty 剧院看歌剧院魅影,据说这是最适合入门的戏剧。在国内经常可以听到里面的段子,所以我很早就预定了这一场。舞台实在是太华丽了,也难怪每个剧院只演很少的几出剧。演出结束后我觉得自己的品位一下子提升了不少,决定去南岸逛逛。

走过去时都快十二点了,一路上可以看到好多玩滑板的青年,摔得满地打滚。直到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露天舞台看表演的时候才停下来,正演到一个人滚着一个大铁环,非常绚丽,大家呼声不断。后来还出现了裸女,也在表演杂技,当她穿好衣服后我们就不看了。鸟第二天就要去考文垂,于是先回去了。我在酒店楼下酒吧喝酒,可惜只有 Beck 和豌豆,太没意思。

周日睡到自然醒,出来乘了一次红色大巴,坐在最上层的最前面,和武昌站的10路车感觉很像,不过街景要干净得多。坐到终点又乘地铁乱逛,伦敦的地铁指示非常清楚,虽然一条线可能会有好几个方向,但是也不会乱。中午的时候到欧洲之星的车站,见到了远道而来的薇薇安,在她的带领下见识到了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然后继续逛昨天没逛到的景点,比如塔桥之类的。经过大本钟的时候感觉它整点报时会很威武,于是一直等着,没想到整点和半点一个样。伦敦街头逛了两天基本上都是重复的地方了,沿途遇到了好多骑警,个个雄姿英发,薇薇安同学一下子犯了花痴,直到吃了一大碗兰州拉面才好。吃完后薇薇安也去了考文垂,参加第二天的R会议。据说她到的时候正赶上鸟约了一大帮人去酒吧,结果一瓶啤酒之后鸟就回屋休息了。

我是回到巴斯后第二天再搭乘查理的车到考文垂,住在华威大学,后面一周非常规律,白天听会晚上喝酒,会议结束后回去告别同事然后回国。在希思罗机场遇到了一个小小的意外,我托运行李时发现这个护照号已经有人办理值机了,工作人员非常紧张,查了好久确认了好多次,终于发现原来他们那个系统是根据姓的拼音加上名的第一个字母搜索的,有个人办理自助值机时直接就查到我的名字没看护照号就确认了,看来旧系统害人不浅啊。一路上风平浪静,终于结束了半个月的英伦行程。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