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1. 1. 刘志军下台
  2. 2. 湖北大旱
  3. 3. 武汉精神病
  4. 4. 五道杠
  5. 5. 方滨兴被砸
  6. 6. 李娜大满贯
  7. 7. 武汉ETC
  8. 8. 十一刀自杀
  9. 9. 辛亥一百年
  10. 10. 《卡扎菲小说选》

又到了一年的最后一天,照例该写一篇总结的文章了。这个题目已经写了两年,今年照旧。网络的热点很多,限于篇幅,我仍然只选择我比较熟悉的和湖北相关的内容,以一省之区区小事管窥天下大势。以往总是翻阅好多网络资料才能凑齐十条,今年居然要精挑细选才能留下十条。沿袭过去的体例,以时间顺序简述事件,对每个事件进行评论。

刘志军下台

2月12日,据中组部证实,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党组书记职务。同时,任命盛光祖为铁道部党组书记。从这一天开始,铁道系统的刘志军王朝彻底崩塌。盛光祖上台后立刻放缓了之前疯狂的高铁建设,并且实行火车的全面降速。至此,本届政府十年政绩的最大亮点也熄火了。京沪高铁通车后开始事故不断,之前的亮点变成了丑闻。7月23日20时30分,最悲惨的后果发生了,动车追尾的事故让网络的愤怒到了极点。直到12月28日,官方的调查报告终于出炉,结果是年初就下台的刘志军负主要责任。

从郑州铁路局被拆,新建武汉铁路局开始,关于刘志军的争论一直是湖北各大论坛的热点。一直到他倒台,他都是湖北网友心中的英雄,就像上海人对陈良宇的感情一般。经过几十年的改天换地,现在的人基本已没有国家的观念,对于民族的感情也淡了,类似之前民族精神的东西基本已经被乡土情节所取代,省与省之间、市与市之间早已不再是同一民族内兄弟的关系,而是直接的利益竞争者。不仅仅是政府之间的竞争,现在已经直接影响到了普通人的生活。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被夺走的是发展的机会以及在本地生活的可能,对于经济发达地区,被夺走的是自己的生活空间和生存资料。想当年网络的黄金时期,一塌糊涂还在的时候,最过火的就是城市论坛,就不用说十年后的今天了。

像刘志军这样直接以自己的家乡为中心发展高铁的人,自然是深受湖北人的喜爱。其实如果追溯到孙中山时代完全没有私心的发展方式,搞交通修铁路的规划里本来就应该以武汉为中心,但是根据这几十年来的宏观规划方向,大到土地税收的政策、小到一个项目一条路的规划,都已经成了上头莫大的恩惠,因为全部都不管你适不适合,给你就是天恩。对于刘志军,毕竟为湖北修了很多铁路,所以家乡人都很感激他。除却这个因素,我对他的好感主要是另外的原因,因为他是这个时代极其少见的循吏,关于他贪钱,他弟出事时所有人都知道了,但是他是真正懂铁路的人。不管他如何跋扈,每次铁路试车飙最高速时他就自己站在驾驶室,他在位的这些年武广高铁每天跑350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自己乘了好几次速度从来没低过330。京沪的规格更高技术更先进路程更短速度更慢,但是他下台后问题就一直不断,虽说最根本的原因是政治斗争,但直接原因当然是继任者无能。

关于政治斗争,说来话长,刘志军之所以如此嚣张作为官场异数存在了这么多年,自然是因为某人的功劳,但是这两年里这个人的经历以及所处的战场就不是我们该知道以及该写的了。总之,铁道部的事情是2011年国家大事和小民生活的一个完美缩影,正好始于年初终于年末,作为这篇文章的开篇再好不过了。

湖北大旱

一般来说,关于各种自然灾害的新闻不会引起人们太多注意,因为灾害实在太多。不过春夏之交的这次湖北大旱对于湖北人来说实在是大得不能再大了的新闻。湖北号称千湖之省,六十年前有三千多个湖,整个省的大部分区域都是从水中冒出来的,随便一块地挖个一米多就是水,不知湖北的淡水资源总量是不是全国第一,但是我知道湖北人恨水的程度应该是全国第一,自古以来这里的人们最大的威胁除了兵灾就是水患。我一直生长在江汉平原,每到夏天这里都会被水灾的阴影所笼罩。因为讨厌水,所以这里的饮食都非常干,比较有名的热干面、面窝、豆皮、鸭脖、糍粑鱼等都是干的。没想到今年居然会大旱,而且干的还是传统的鱼米之地,连洪湖都干了。

在这里,我不对原因进行过多的揣测,只列举湖北省防办分析的三个原因:一是库塘蓄水不足;二是汉江来水不足,丹江口水库水位下降快;三是东荆河几近断流。库塘蓄水不足可以说是因为下雨少,但是以前这个季节雨水本来就不多。后两个原因就很明显了,丹江口的水去了哪里大家都知道。不仅是东荆河之类的汉江支流几乎断流,连汉江也快断流了,汉江为什么断流的原因同样也无需多说。09年我写这个总结的时候最后一条就是”汉江截流”,当时的事件说明南水北调这一工程已经不可能逆转,没想到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已经把湖北毁成这个样子了。

自从定了”先富带动后富”这个调子之后,所有的资源都可以由上头肆无忌惮地调配,谁先富谁后富上头说的算,只要能把三四个城市打造得让洋大爷看了欢心、让自己住得舒心,就算把别的地方全部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得到好处的人只会认为这是自己该得的,因为把资源交给效率更高的地方来用对于全局的结果更优,如果这个全局真的存在的话,那也没错,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就连得了好处的地方也觉得自己吃亏了,经济发展迅速那是因为自己人聪明或者自己的地方好,带来的自然环境和生存环境的恶化那是因为别人在捣乱,没得到好处的拼命想争取政策和特权,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地方相信靠自己的实力真能发展起来,就连温州模式都已经破灭了,要发展只能要特权,于是十年不到的时间,放眼全国,没有不是”综改区”、”经济带”、”城市圈”之流的了。等到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也忽悠不了人的时候,这个全局会变怎样也真不好说了。

武汉精神病

这位”精神病”不知该不该加引号,从他在公众的言谈来看,这个引号该加,从他这几年的行为来看,不加也是合理的。但不管怎样,今年4月19日那天当他成功”越狱”前往广州的时候,他注定成了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人物。

用北京话来说,徐武是个很轴的人,这样的人生在这个时代,又是在大国企工作,注定就是悲剧,前几年的事情说出来也许不能算是纯粹的疯子或者精神病,但是说是偏执狂一点也不为过。这样的人要说对社会有危害其实还真没有,但是在如今的现状下被合法地鉴定出有危害还真的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现在很多意见很多的人都存在一个问题,一方面认同依法治国忽视道德和伦理,一方面又喜欢根据常理来推断所有的事情。当徐武逃进南方电视台的大院时,整个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公众眼中的事件就成了一个善良无辜的好公民英勇无畏地越狱、逃到正直无私的南方、被穷凶极恶的官府走狗跨省追捕的故事。

就事论事的话,从道理上来说,官府随便说人是精神病肯定不对,但是这个事情的做法又没有很大的问题,事情可大可小,媒体就起了关键的因素。关于广东的媒体,孙志刚事件之时,我开始佩服他们。当时那群小浪花不屈服于江中的风暴,但是很快就被大海收服了,这几年的时间声名鼎盛俨然成了舆论的高地,但是早已没有当年的风骨。一方面引导舆论为主子清道一方面操纵民意为自己谋利。就像一百年前那样,偏居一隅小打小闹把自己塑造成革命的先驱,连孙中山也认为最终会从广东爆发,但是那群人做大事无胆、见好就收,最后还是靠四川人湖北人们流血才搞定鞑朝。细算起来,功劳他们也有,毕竟很早就在摇旗呐喊,但是这个有什么作用就任由人装扮了,反正最后同盟会赢了当然会说有作用。但是我看辛亥历史后感觉真正发起致命一击的那群人完全和他们没关系,所谓进步的思想不是靠自己放在嘴边就有的,所有人都不傻,都希望自己过更好的日子,不到万不得已都不希望自己送命,但是那些”进步思想”恰恰希望的就是别人接受自己的感召,然后出来送命,然后继续接受自己的指导。我佩服的是谭嗣同、闻一多这样的人,鄙视的是康有为、鲁迅这样的人,这也是我对所谓的”南方系”的态度。

回到精神病的问题,孙志刚事后收容所没了,精神病事后这类的医院也不敢乱收人了,但是上头不可能没有对付人的办法,所以只能是公然抓人了,现在新的检查身份证和搜身的条例不知是不是受了这些事情的影响,总之,以后各种冲突是越来越剧烈了,不知结果会怎样。

五道杠

5月2号武汉晚报的一篇文章《武汉天才少年黄艺博:两岁开始看新闻联播》被广泛转载,后来网上出现了很多这位小朋友的照片,一时间五道杠红遍网络,很多人都震惊于居然还有如此高的”官阶”,也对于社会主义接班人的话题热衷起来,就好像是揭起了这一代人尘封许久的记忆。很多漫画和帖子突然涌现,全都是对这位倒霉少年的无情嘲弄。其实大多数人并不是对这个小孩有什么恶意,主要是对其所代表的体制的嘲弄。

虽说大家都是在嘲弄体制,但是我比较关注另一个问题,就是大部分嘲弄的人都提到了自己的童年,他们很多人的”杠阶”都不高,甚至当年成绩也不拔尖,也不是老师宠爱的那类学生。类似的还有很多关于教育体制的热点问题,大家好像对各类状元以及竞赛得奖的人很不屑,对当前教育体制下的高分者很不屑,觉得这样的教育扼杀天性,非常推崇美国式的教育。在我看到的所有这方面的讨论中这种观点都是占绝大部分的比例。我这些年来经常在各大网络社区潜水,也抓了很多文本进行分析,试图寻找一些网络舆论的规律。如果纯粹分析我见到的内容,这些观点非常具有普遍性,因此可以代表网络的思维。可是网络思维究竟能在多大的程度上代表大众的思维,看来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就拿教育体制来说,如果网络的言论对于大众的思想是一个很好的抽样,那么发言者中肯定也有很多以前就是五道杠或者三道杠、以前是学习方面的尖子、以前是老师的宠儿。按照我个人的经验,这样的人至少也有五分之一。而实际上网络的舆论从来都是一边倒。可能的原因有两种,一是这样的人平时很少发言,网络的言论是由另一群人主导的;二是这样的人在有关教育问题方面不为自己说话,在网络其他话题和大家一样。到底是什么原因,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关于言论和身份的关系也是我后面想研究的东西,只是数据不好找比较麻烦。

方滨兴被砸

5月19日下午,方滨兴在武大被一只鞋子砸中,成了那段时间所有国内上网者茶余饭后的谈资。事情发生前推特上发起了”随手扔方校长解救中国互联网”的活动,大家参与的积极性很高,一下子成了网络热贴。到了下午,果然有人做到了,据说”现场有人向方滨兴投掷鸡蛋未中,继而脱下鞋子,第一支鞋打中了,第二只鞋被一男一女护住了”。想当年刘校长在这里率先取消政治辅导员,现在武大有学生真的动手一点也不让人诧异。

方校长所做的事情其实也是顺势而为,他不做自然有其他人去做。但是网民总是需要竖一个靶子,骂到这个层次就可以了,总不可能去攻击更高层。于是方校长成了GFW的象征,砸了他就相当于砸了这个墙。可惜这个墙是砸不破的,而且还会越来越厚,不像长城那样只是一个隔断,而是一座城郭,护城河的水还很深。作为现在在网上发帖的人,也不方便做更多的评论。只是有些好奇,不知当时开出各项悬赏条件的人最后有没有履行承诺,我很想知道那位义士后来的生活状态。

李娜大满贯

6月4日李娜在法网决赛与斯齐亚沃尼的的比赛中获得胜利,是第一位获得大满贯的亚洲选手。此后排名上升到第4位,还追平了伊达公子1995年11月创下的亚洲选手最高单打排名。早在1月27日时,李娜就在澳网的半决赛中逆转了沃兹尼亚奇,首次闯进大满贯决赛。这一年里,李娜终于创造了历史。

李娜当年九运会为湖北夺冠然后和国家队闹翻后退役,当时一下子就成了很多湖北网友的偶像,冠军是小事,主要是她在和体制对抗。后来复出后我开始看她的球,那种强势爆扣的风格很合我的胃口,于是也成了她的球迷,不过平时还是不看网球,除了她的一些重要比赛以外。当时关注李娜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她是个斗士,非常希望她能夺一个大满贯给那些人一个大巴掌。但是那个时候估计所有的球迷都不会想到真有这一天,因为她那种打法太不“聪明”了而且心态也不好,总是能听到她比赛的现场用武汉话骂人。

看到李娜夺冠这一天后,我倒不是很想看那帮官僚的笑话了,因为现在觉得这些问题也不能怪谁,就连以前最恨的足协那帮人受审也没什么兴趣了。让我高兴的主要还是纯粹的体育方面的东西。我觉得要是能靠酣畅淋漓的进攻得了冠军才有意义,最讨厌那些成绩很好的猥琐流。另外有了这个真正有含金量的冠军之后,国内那帮人也应该不会总是吹刘跑跑之流的人了。

武汉ETC

从7月1日零时起,武汉市将正式启用不停车电子收费系统(ETC)对六桥一隧的车辆按ETC方式征收通行费。普通轿车收费标准8元/次,年票2100元。之前很多高速公路上都在用ETC,武汉第一次将其用在了主城区。这个事件在全国没什么影响,但是在武汉的论坛上反响非常激烈。我列入这一事件主要是想讨论一下政府的作为问题。

这一年里,网络的力量似乎是越来越大,普通人的声音慢慢地也能被别人听到,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自由的力量。每个网络热点都可以体现出来。所有问题的第一反应就是骂政府,都觉得如果变成民主的政府,一切问题都不存在了。自己的意见就会被接受,自己的利益也就不会被侵犯。这个想法当然没什么错,但是很多人的本意根本不是民主,而是自己能做主。这个ETC的事件就是最简单的例子。ETC之前的路桥费是980元一年,按照这个收费标准,很显然一年过桥123次及以上的就会反对,反之就赞成。超过123次的人要以263次以内的骂得最凶。反对的人不会说自己亏了,而是会指责这个价格不合理,政府又在巧取豪夺。赞成的人也不会说自己赚了,而是说这个是经过严格的计算后照顾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计算的一个均值。占了便宜的人不会说,吃了亏的人就会在网上骂,所以看到的基本都是骂的。如果不是政府强制推行,即使通过投票,也是有赢有输,也会有人不高兴。其实这个就是网络民意的现状,不平则鸣,大家都是为了自己。其实这样也很好,我非常赞成,但是总是有人要把事情说得很大,把自己说得很高尚,追求的不是自己的利益而是一个完美的制度,这样就没什么意思了。

十一刀自杀

8月27日晚6时40分许,湖北公安县纪委纪检监察一室主任谢业新被人发现死在自己的办公室。经查身上共有11处刀伤。事后经当地警方”缜密”调查,认定其为自杀。这一事件让人们对政府的想象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网上很多人去调查谢业新平时的为人和经历,发现了他是一个好人也得罪了很多人,也有很多人用各种办法证明十一刀自杀的荒谬,然后对这个定论进行各种嘲弄,可是随着大家的热情过去,这个事件一点改变也没有。

所有的恶性事件在网络的传播都是如此,大家先是非常义愤,然后花时间去调查,觉得用自己的力量可以让世界公平,最后的结果基本也是一样,大家热情过了也是该干嘛干嘛。事情本身一点改变都没有,但是参与的人会觉得自己做了很有意义的事。今人和古人最大的差别就是,当赵高指着鹿是马的时候,当时朝堂上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奇怪,不服的人回家磨刀去了。现在的人会从生物学、心理学、光学等多方面的学科入手,证明这个就是鹿,然后匿名发个贴把自己的成果发布出来。

就指鹿为马这个事情来说,如果真有人去较真这个究竟是鹿还是马,大家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对于现在的很多事情很多人偏偏不这么想,他们都觉得真有人不知道这是鹿,他们有义务去证明这是鹿,智商上会产生优越感,而且会对自己的行为有一种崇高的感觉,既然做出了这么伟大的贡献,对付赵高就交给被自己点化的人吧。

辛亥一百年

今年最大的事,如果用汉字打出来,自然应该是辛亥一百周年。可惜本文是按照时间顺序,所以排在了这个位置。各种政治意义历史意义早就被分析透了,历史这东西就是这样,谁想用就装扮来用。所以当双十到来时,该高调宣传的就高调,该低调处理的就低调。所有的纪念活动意义都不一样,都有自己的打算,这里就不多说了。

关于辛亥一百年,我想写的只是当时那群真正牺牲了自己的人。这群人想的事情很简单,只是想拼了这条命,让这个民族能够不再受人欺负,把万里而来打秋风的外国人全部赶走,把骑在自己头上的异族人全部杀死,把死了两百多年的中华文化救活。然后将这个干净的世界交给那些有文化有名望的人,他们相信他们不会辜负他们的。后来的事情是否如愿,他们也不知道了,只见铁血十八星变成了青天白日、该驱逐的某虏主动退位万民称赞、国之大器由刚剪完辫子的人玩弄、昔时的激昂楚囚成了大汉奸。这些还没有结束,他们如果没有走远的话可能还能看到吧。至于以后的五颗星、文化正统、西方群雄、夷狄父祖,他们肯定是看不到了。

《卡扎菲小说选》

十年前长江文艺出版的一部小说可能还没卖出湖北,十年后的10月20日,这个作者就永远地失去了版权。我有幸读过这本书,不管这个人的背景和后来的结果,他对城市的看法、对宇航的意见、对火狱的影射、对死亡的态度都深得我心。作为一个掌权的人,能将这些文章专门凑在一起出本书,一定是尽可能多地表达他的思想,而且是和如今主流价值观格格不入的思想。斯人已去,多说无益,如果人们都接受了某种价值观,按照我信奉的各家学派的态度,就由他去吧,无论是儒还是佛,都不会去强迫别人认同自己的价值观,对于任何存在的东西都尝试慢慢接受,所以即使我在很多方面都认同的卡扎菲被打入万劫不复,对于打他的普遍认同的价值观也没有什么不满的,被强制吞噬掉的东西太多了,也不差这个远在天边的作者。

今年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拉登挂了、穆巴拉克倒了、卡扎菲死了、金正日死了。对于某个价值观来说,是伟大的一年。希望他们能真正地为全人类的幸福生活做贡献,既然有这么好的群众基础,就应该让人们向善而不是向恶、要发展而不是要斗争、大家平等地分享世界而不是由少数人攫取资源,如果真是这样,我也会支持他们。不知未来会如何,但是我很想去的埃及现在是不敢去了。

文章目录
  1. 1. 刘志军下台
  2. 2. 湖北大旱
  3. 3. 武汉精神病
  4. 4. 五道杠
  5. 5. 方滨兴被砸
  6. 6. 李娜大满贯
  7. 7. 武汉ETC
  8. 8. 十一刀自杀
  9. 9. 辛亥一百年
  10. 10. 《卡扎菲小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