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搞统计的人有一个最可悲的地方就是找不到自己的行业,搞学术的还能找得到自己的期刊,搞应用的要是和人聊起来,归入什么就看对方的心情了,搞IT的搞市场的搞金融的搞网络的搞生物的甚至搞新闻的搞文艺的我都遇到过。最近一两年,我接触到的大佬和参加的会基本都是制药圈子的,那么我现在的行业应该算制药吧。

上个月去韩国参加了一个WCoP(世界定量药理学会议),听名字和举办国再加上这是第一届,容易让人感觉是山寨 ACoP 的。不过该来的都来了,毕竟圈子这么小,躲也躲不了。很荣幸这么霸气名字的会第一次在亚洲举办,官方的说法是亚洲有世界60%的人口,韩国的说法是其具有悠久的历史,现实的情况是由于历史原因搞定量药理的大多是亚洲人,国内坊间的说法是去年搞过一个大的不然韩国开不了。由于入行不久,这里就不多八卦了,总之是胜友如云,高朋满座。

会议的报告中规中矩,非常主流。制药这个行业,一直是唯FDA马首是瞻的,选手们都是来自那几家大家都知道的也都在用的药厂,搞生物的现在自己在学术界玩不知啥时回来参赛。反而是搞统计的这几年响应 FDA 的号召,好多都去搞定量药理了,PKPD 的时代还不怎么名正言顺,现在完全无障碍啊。

闲话少说,虽说本文的主题就是闲话,但是也要拿一段切入大会的正题。PKPD、M&S、ER 之流自是不可少,桥接当然是紧扣地域特色的亮点,其他的行业进展业界经验官方动向什么的绝对让人受益匪浅。会议的组织也绝对是尽了心力的,从小礼品的挑选到 Social Evening 的节目无一不是独具匠心,虽然有些人可能不喜欢。

然后说些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本来我很想趁这次机会了解一下韩医,可惜这边不用英文,我对于东医的认识还是处于在国内耳闻的程度。这次大会没有任何关于韩医的部分,即使韩国人用充满噪声的韩式大鼓给人留下印象,也不像中医那样面对科学笑脸相迎而又屡屡被人打脸。只能说我所热爱的中医现在在国内的表现太差劲了,东医这个称号确实只有韩国人才配拥有,申遗成功也是自然而然的。我目前听说的情况是在韩国东医自己的体系是被认可和保护的,不要求按照科学的体系来。从这次会议毫无韩医痕迹以及韩国街头随处可见的韩医来看,我相信这个说法。国内所有制药业的会议都少不了中医,其中不乏天赋很高的研究者,对于中医的整体论搞出了远比主流定量药理复杂得多的统计模型,可是人家业界的一句“如何保证一个药丸中成分的含量每次相同”就可以秒杀,都不用去质疑多个化合物的协同效应了。不知道这是何苦,人家搞西医的摆明了就是用数学那一套就算构造房室模型也没人说不,整个体系完美贴合。为啥中医还要用解剖学去验证经络呢?为啥自己的五行学说不敢公开说要去搞数学模型呢?活该被人质疑。不过我相信东医不死,至少有民间的高人,至少有韩国。

最后再吐槽一下这个制药界,目前来看一切皆在 FDA 的掌控中,虽然其当下鼓吹的定量药理让我感到饭碗很好混了,不过我还是感觉到制药业似乎到了当年金融衍生工具出来时的那个路口,是好是坏,只能后人评判。现在行业处于一个关键期,大企业要生存要盈利无可厚非,从平时合作的经历来看,我只能说制药业最后的良知看欧洲的了,仅代表个人观点。

文章目录